第七个瓶子

    等将医院的咒灵祓除。

    真希将长刀收进武器袋里,单肩背着。炎热的夏天让人干什么事都提不起干劲,她擦了把汗,一边往【帐】外走,一边思考半个月后的姐妹校交流会的作战计划。

    胖达毛茸茸的,此刻更是热得不行,他几乎瘫成一张熊猫饼,“天都快黑了啊,怎么还这么热。”

    “鲑鱼。”狗卷棘捋了把额发,散热。

    他们往前走着,路过繁华的街市。胖达的熊猫外形,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但并没有人上前请求合照以及觉得他是从动物园跑出来的。毕竟现在这个时代,动物玩偶实在是太多啦,街头小巷到处都是。

    他们走着。

    胖达就看中了一家超市。

    “悟不是说为了提前庆祝我们在交流会上夺胜,他今天晚上要亲自下厨给我们做一顿丰盛的吗?”熊猫爪子捧了捧熊猫脸,胖达继续说,“他应该会忘记买菜吧。”

    真希睇了胖达一眼,“你还真信了那个失德教师的鬼话?”

    “嗨呀,我们帮他把菜买好,到时候他不想做都找不到借口了,不是吗?”胖达拍了拍真希的肩膀,转而又揽住狗卷棘的肩膀,将他们往超市里带,“走吧走吧,反正这段时间的训练已经够多了,今晚放松放松逛个超市也不错嘛不是。”

    “鲑鱼。”

    ......

    他们在超市里。

    买了很多各自喜欢吃的菜。

    最后因为天气实在炎热,还每人都买了一瓶冰饮。

    熊猫提着肉。

    狗卷棘手插口袋,手腕上挂着一袋子蔬菜。另一只手则捏着水瓶,往嘴里灌。往前走着,边走边喝。

    忽然,他视线顿住。

    落在不远处发传单的小熊玩偶身上。

    她全身都被玩偶服装包裹得严严实实,当然看不出来外形。但她用左胳膊夹着厚厚一叠传单,每当有人路过,她就用右手抽出来一张递过去。而她的左手则随身拎着一个麻袋,一旦看到有找不到垃圾桶丢空瓶的人,她就将麻袋递过去。

    狗卷棘一直盯着看。

    直到他的肩膀被胖达拍了下。

    “棘,俺还满足不了你吗?那个玩偶哪有俺可爱啊。”胖达乐呵呵地说着,还拍了下自己的肚子。

    真希一副没眼看的表情。

    狗卷棘仰头,将冷饮一口喝完,就将瓶盖拧上。然后转头看向胖达,指着他怀里的饮料,“金枪鱼蛋黄酱。”

    “啊?”

    “又要一下子喝完?”

    狗卷棘点头。

    “那好吧。”胖达不得不将冷饮也一下子喝完。

    这次跟昨天在高专的情况一样,饮料刚喝完,瓶子就被狗卷棘抽走了。然后他侧身看向真希,指着她手里的冷饮。

    真希:“......”

    完全不需要狗卷棘开口,真希就仰头将水喝完了,然后把空瓶子递过去。

    胖达:“你要这些空瓶子做什么?”

    狗卷棘脸红了一下,但没回答。而是将装蔬菜的袋子递给胖达,就怀抱着三个空瓶,冲他们催促:“腌高菜。”

    真希听不懂他的狗卷话。

    但是胖达能听懂,他歪了下熊猫脸,“你怎么又让我们先回去,老实交代,你最近到底干什么去了。”

    狗卷棘快速摇头。

    见他不想说,胖达也没逼迫,“那好吧,我和真希就先回去了。但你要早点回来啊,今晚悟可是要亲自下厨的。”

    “鲑鱼鲑鱼。”

    他们这么交涉完。

    狗卷棘就站在原地,等胖达和真希的背影消失在人海里,他才转身,去寻找拎着麻袋的小熊玩偶。

    **

    日本的垃圾桶很少。

    夏天又实在太热。

    所以大部分人在路上买了水,该怎么处理空瓶就是很扰人的问题。

    一开始川奈还觉得穿着玩偶服装,超级热超级累。可她慢慢就发现,有小熊玩偶这个外壳在,绝大多数大人和小朋友对她的第一印象都是好的,所以当她将麻袋递过去的时候,他们都很乐意将空瓶给她。

    甚至还有些小朋友央求自己的父母赶快喝完水,好把空瓶子给她。

    等兼职结束,麻袋已经被装得满满当当。

    她坐在长椅上,疲累地将小熊头套取下来,瞬间就感觉到了一股清爽,她甩甩脑袋,将双马尾的发绳取下来,扎成一个高马尾。

    然后累瘫在椅子上。

    歇息一会吧,三分钟后再回去奶茶店领工资好了。

    川奈这么想着,手抬起,捋了把额发,希望凉快一下。却不想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就贴在了她的额头上。

    她一激,脑袋后仰。

    就看清了刚才贴她额头的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