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个瓶子

    天黑。

    街上。

    川奈用四百二十五个瓶子,换了七百五十日元,因为有些瓶子贵一些,卖的价格也高。

    看着兜里的钱,她开心地嘴角压不下去。直到转头,对上少年紫色的眸子。

    她的面无表情才恢复。

    差点忘记了。

    还要请他吃东西。

    因为如果不是他帮忙,她兴许就揍不到那个不良了。

    那要请他吃什么呢,烧烤串怎么样?如果只买一串的话,还是挺便宜的。但好像有些太抠门了?

    川奈思考着,决定将问题抛给他:“你想吃什么?”

    少年不解地眨眨眼睛。

    川奈:“你帮了我的忙,所以我要请你吃东西。”

    他顿了顿,开口:“鲣鱼干。”

    川奈:“?”

    她也只是愣了一秒,就反应过来了,“鲣鱼干饭团吗?....也可以。”不是很贵。

    少年好像有些无奈,他掏出手机,在上面敲字。但川奈已经往前走了,寻找饭团店。

    她记得之前来卖瓶子的时候,有看到一家饭团店的。生意还挺好,想必味道很不错,就是不知道一个饭团卖多少钱。

    她这么想着,一家饭团店突然闯进她视野。

    ...找到了!

    就是排队的人看起来蛮多的。

    川奈低头看了眼时间,着急去排队,所以少年过来的时候,也没管他高举着的手机,就抓住他另一只手,带着他一阵狂奔,成功比另外一批人最先赶到、排上队伍。

    听着从后面传来的抱怨声。

    诸如:

    “原本应该是我们排在前面的。”

    “也不知道这两个人跑那么快干什么,跟着急投胎似的。”

    ......

    川奈才不稀得搭理这些,她眯起眼睛,努力去看前面的价格表。

    鲣鱼干饭团......

    找到了!

    三百日元。

    天哪,好贵!

    是她今天捡瓶子卖的钱的一半了!

    她表情没什么变化,但内心却已经悲伤成河,甚至在思考自己今天不吃晚饭,是不是可以弥补一下。

    所以也就没注意到,她还没松开少年的手。

    直到肩膀被人轻轻戳了下,还伴随着一声闷闷地:“金枪鱼蛋黄酱......”

    川奈被吸引了注意力,转头。

    就看到少年将脸埋在衣领里,只露出一双紫色的眼瞳在外面,飘忽不定着,不敢跟她对视。

    “怎么了?”川奈问。

    他埋在衣领里说话,声音又很含糊,所以川奈并没有听清他说了什么,只知道他发出了声音。

    少年伸手,指了指。

    川奈顺着低头看去。

    就发现她还紧紧抓着人家的手。

    原来是这样啊。

    川奈恍然大悟,松开了手,还不忘道歉:“抱歉,忘记了。”

    “鲣鱼干。”他摇头。

    “什么?”川奈这回听清楚了,“你还要一个鲣鱼干饭团吗?”

    两个!

    六百日元!

    快要赶上她今天捡瓶子卖的钱了!

    她内心是拒绝的,不太想给他买两个饭团。可能是她将‘不要狮子大开口’表现在了脸上,所以少年摇了摇头,没再说话了。

    很好。

    川奈内心满意。

    只需要买一个饭团。她一顿晚饭不吃,就能补回来了。

    队伍排得很快。

    没一会就到他们了。

    川奈买了一个鲣鱼干饭团,递给少年,“给,谢礼。”

    他犹豫了下,还是接了过来。

    “那再见了。”川奈转身,就要走,她的校服袖子却被人轻轻拉了下。

    嗯?

    她转头,有些疑惑,“还有什么事吗?”

    然后她就看到少年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纽扣,递给她。

    川奈:“......”

    糟糕。

    他又帮了个忙。

    她将纽扣接过来,眼神死:“你还想吃什么。”

    “......”他拿出手机。

    川奈十分熟悉这个动作,所以连忙摁住他拿手机的手,表情严肃,“老年机,不加什么LINE。”

    她虽然不太清楚LINE是什么,但无论是在学校、还是走在街上,亦或者兼职期间,都有不少各个年龄段都有的男性问她要不要加这个。

    少年愣了两秒,默默将手机装进口袋里,双手捧着饭团。

    川奈再次问:“你还想吃什么。”

    少年闷闷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