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自杀还是谋杀?

    这八个人在刘衡和许辰进来之后,看到许辰的样貌,脸上都是一愣。

    吃惊于许辰的年龄。

    实在是太年轻了。

    他们已经得到了通报,市局领导准备对一名报送省厅特殊人才引进计划的人选进行考核。

    只要这个人通过了考核,就会获得市局推荐,报送省厅。

    那可是特殊人才引进计划啊!

    全省只有十个名额。

    竞争不能说激烈,简直就是惨烈。

    一旦成为省厅认定的特殊人才,就能一跃成为全省二十万警力里面的精英中的精英。

    隔壁宁州市报送的是一个心理学和法学双博士学位的专家。

    青阳市是报送的是一名海归学者,长江计划人才,享受国家津贴的大学教授。

    俩人都是四十岁左右,年富力强,学术精湛。

    我们江州搞什么鬼?

    这个人脸上稚气未脱,看样子大学都没毕业。

    这就是我们准备要报送的人才?

    他们思来想去,怎么都想不明白。

    ......

    “李支队长你好。”

    刘衡向坐在会议室中央的支队长李航打招呼。

    李航起身:“刘局长,好久不见,这位这就是小许同志吧,你们请坐。”

    刘衡和许辰在会议桌另一面坐下,和会议室里的八个人隔桌相对。

    许辰也注意到了对面几个人脸上的表情。

    有惊讶,有错愕,还有不解。

    许辰倒是面容平静,处变不惊。

    随后,李航简单介绍了一下另外七个人的身份。

    有市局刑侦支队一大队的正副队长,二大队的正副队长。

    城南分局的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刑侦大队的队长。

    以及技术处法医科科长。

    许辰的眼神在法医科科长身上多停留了几秒。

    主要是因为大。

    实在是太大了。

    又大又白。

    比他初中时候的英语老师都大。

    法医科科长看起来二十八九的年纪,姓秦,叫秦月如。

    虽然她坐在椅子上,又隔着桌子。

    许辰依然能觉察到她身材的傲然。

    浑身上下透着一种成熟诱惑。

    而且,嘿嘿,她还穿着一身制服。

    秦科长察觉到了许辰的目光,仿佛已经习惯了男人的眼神,对许辰礼貌的微笑致意。

    许辰也没有不好意思,大方的与之对视,眼中带着欣赏。

    “刘局长,小许同志,我给你们详细介绍下案情。”

    李航操作着面前的电脑,在会议室的大屏幕上打开了PPT。

    大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样貌清秀,笑得十分灿烂。

    李航滑动着PPT,说道:“死者名叫余莉莉,是江州师范大学的大三学生,三天前在学校的教学楼楼顶坠楼身亡。”

    “学校第一时间宣布余莉莉是自杀身亡,但是余莉莉的同学在网上发布帖子,说余莉莉性格开朗活泼,没有任何自杀倾向,家属也不认可校方的说法,极力坚持余莉莉是被谋杀的。”

    “城南分局虽然发布了调查报告,但是没办法查明余莉莉的死因,只好请求市局的协助。”

    关于李航说的这件事,许辰也有所耳闻。

    江州师范大学和江州大学毗邻,都在江州城南区的大学城。

    在余莉莉刚刚死亡的时候,他的同学群里就有人开始议论。

    大学生是上网的主力军,一时之间,网上各种小道消息和阴谋论漫天飞,很快便闹得满城风雨。

    校方认定余莉莉是自杀,余莉莉的几名同学和家属坚持认为余莉莉是被谋杀。

    江州警局城南分局介入了余莉莉的死亡调查,随后发布了调查报告。

    既没有发现余莉莉有自杀动机,暂时也没有发现余莉莉被谋杀的证据。

    城南分局表示仍会继续进行调查。

    校方和余莉莉亲友意见截然不同,两方僵持不下。

    再加上调查报告有些模棱两可,没有明确进展。

    余莉莉的死亡一事成了悬案。

    导致网上的风波愈演愈烈。

    很快从江州全城蔓延到了全国。

    网上越来越多的人关注此事,让江州成了全国的舆论焦点。

    李航切换着PPT,继续讲述着案情经过。

    讲完之后,他脸带苦笑,说道:

    “这件事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惹得各方媒体跟进报道,已经形成了舆论风暴。”

    “省厅对于此案也是高度关注,责令我们江州市局三天内必须查清此事,给民众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