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玄学与科学

    许辰摇摇头:“死人怎么可能复活!”

    “那她为什么能听懂你的话?”

    刘衡惊疑不定的问道,

    “你赶尸我多少还能理解,毕竟也听过这方面的传言,但是她都死了为什么还能思考?就跟活人一样,不是说人一旦脑死亡就没了任何意识了吗?”

    刘衡问完,驾驶座和副驾驶的司机也忍不住扭过了头,想听许辰会如何解释。

    许辰在脑子里编织了下语言。

    “她的确是死了,没了呼吸,所有器官都停止运转,脑干反射也没了,从医学上来说已经属于脑死亡。”

    “但是从另一种角度来说,由于她是非正常死亡,她的脑干细胞还有大量存活,神经元也没彻底消亡,只要给她施加一个外力刺激,她的脑神经是可以被部分激活的。”

    “所以在这一种情况下,她比老死的人拥有更多的记忆和意识。”

    刘衡和另两名警察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许辰说的话他们多多少少理解了一些。

    “你的意思是说,你的赶尸术就是外力刺激?让她的脑子有了反应,短暂的恢复了记忆和意识?”刘衡又问道。

    “可以这么理解。”许辰点了点头。

    许辰自幼修习家传秘术,深刻感叹秘术之神妙。

    虽然不知道秘术为何能控制尸体,毕竟秘术属于玄学范畴。

    但是尸体的反应某种程度上还是能用科学来解释的。

    “那她能说话吗?”

    刘衡忍不住化身好奇宝宝,再次提问。

    许辰摇头:“不能,她虽然有残存的记忆、意识、情绪和生理本能,可以依靠低级的神经刺激完成一些简单的肢体动作,比如坐卧行走之类。”

    “但是她到底已经死了,大脑器官遭遇了不可逆的损伤,像说话这种比较复杂的高级行为,她完全做不到。”

    警车拐入了另一条街,刘衡还想追问,这时许辰却发现女尸有了反应。

    “放慢下速度。”

    许辰面色凝重的说道。

    刘衡也注意到了女尸的异常,女尸僵硬苍白的脸庞上浮现了些许痛苦之色,脖子也开始扭动,似乎在寻找什么。

    许辰这次改成了双手结印,心里默念咒语,感受着女尸的情绪波动。

    “继续往前走,她生前来过这个地方。”许辰吩咐道。

    警车的速度已经放的很慢,只有十几码的时速。

    一分多钟后,许辰突然说道:“就在这儿停车,我们下车。”

    几名警察先下了警车,随后许辰控制女尸也下了车。

    只见女尸怔怔的看着一个方向,身子一动不动。

    刘衡等人顺着女尸的目光寻去,看到了一个霓虹闪烁的招牌。

    伊人假日酒店。

    许辰朝酒店的方向努了努嘴:“她对这里印象非常深。”

    “走,我们进去。”

    刘衡说完,当先大步踏进酒店大门,许辰操控着女尸跟上。

    已是凌晨,酒店大堂灯光明亮,只有一个前台女收银和一个中年男保安。

    看见几名身着制服的警察进来,两人表情变得惊慌失措。

    “几位警......警官,来检查吗?”

    警察半夜上门,他以为是来扫黄的。

    刘衡指了指女尸,问道:“你们两人对她有印象吗?”

    闻言,前台和保安看向女尸。

    女尸穿着一件蓝白相间的竖条纹囚服,衣服十分宽大,并不得体。

    当二人的目光集中到女尸的脸上,两人都吓了一跳。

    她们并不知道站在她们身前的女子是个死人,只是觉得女子的脸色苍白,眼神浑浊,太过骇人,就像个死人一样。

    “有印象吗?”刘衡又问了一遍。

    “好像见过。”

    保安回忆了一下之后说道。

    刘衡眉毛一挑:“什么时候?”

    “四五天之前吧,她跟着一个男人来到了酒店,登记了一个房间。”

    “她住的哪个房间?登记记录有吗?”刘衡继续问。

    保安回答道:“我忘了是哪个房间,只记得她好像住在五楼,至于登记记录,得从电脑上查。”

    前台并没有见过女尸,她之前是白班,今天刚转的夜班。

    刘衡让前台查了一下登记记录,却没有查到关于女子的任何入住信息。

    “怎么没有她的记录?”刘衡眼神犀利的看着前台。

    “可......可能只登记了男的。”前台小姑娘畏畏缩缩的说道。

    按照规定,酒店是必须记录好入住的每一位客人的。

    但是如果客人只拿一张身份证,酒店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算是行业潜规则。

    刘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