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摄时长不过一小时,十点钟刚从影棚出来,驺虞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发信息与甘霖分享自己的成果。

几张未修图发过去,还要用语音绵绵地追问:你说好看吗?我不化妆是不是好丑呀。

小助理知道他们是地下恋情,这是她入职前公司早有交代的,关于驺虞与男友同居的事实,当然还是要遮掩点才好。

倒不是因为驺虞还有走宅男女神的偶像包袱,本意则是为了避免给甘霖本人带来诸多不便。

“脏水都往我身上泼,我习惯了,但溅到他我真的指不定会发疯。”来自一个被网暴过并成功生存下来的女演员的原话。

早该熟悉这“狐狸精”恋爱起来娇滴滴的招数,可这会儿小助理在后面跟着也忍不住要捂一捂被酸倒的牙齿,哪里丑?明明是知道这几张照片里的自己多耀眼夺目,才故意发给对方想得到亲亲和赞赏。

真是恋爱使人头昏。

结论当然是对方有立刻放下手边事情拨电话过来,对她嘘寒问暖,又问她今天想吃什么口味蛋糕,蛋糕坯子已经烤好,就等着上奶油生巧,如果她喜欢也可以铺上无糖的酸奶和燕麦。

驺虞窝在座位上笑得比椰蓉还甜,前面的司机则侧目看了看小助理纳闷做口型:“今天她过生日?”

助理这会儿不仅是牙疼,嫉妒使人胃酸,她又按了按胃口从自己包里掏出一只红豆面包,一边大口咀嚼一边愤愤小声:“嫂子生日,还要给这位爷爷做蛋糕,哎,不同人不同命。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谈甜甜的恋爱?”

“能有人家十分之一的耐心法儿,我也幸福得睡觉都要笑醒。”

这些日子小司机和助理混得蛮熟,两个人入职的时候被余霜带着在驺虞的新家里吃过一次甘霖做的晚饭,交口称赞之余再往后,私下里都代称甘霖嫂子。

厨艺好,长得好,能赚钱又顾家,脾气还温柔得天上有地下无,再反观驺虞,往家里一坐就跟大老爷似的,喝水要喂,吃饭要吹,简直是作精本精。

驺虞在后视镜里压根没注意到两个小朋友的互动,正同甘霖聊得蜜里调油。

小司机倒是突然停止了腰板,沉默地开了几个红绿灯路口,才用余光看了看副驾驶跟自己同岁的女孩儿道:“那你看我呢?厨艺这东西总能学的。”

为爱做饭又怎么了,现在男人也能贤良淑德。

今天的拍摄日程是驺虞这个月唯一一份工作,至于来年的工作计划,还要看这次复出的反响是否乐观。

保姆车停在她家楼下,前面两个人的脸色都有些发红,可驺虞哪儿还顾得了这个,匆匆撂下一句:“咱公司好像没有那套禁止办公室恋爱的规定,就算有,事先声明,我不介意哈。”

说完迫不及待地和前面两位挥手再见,不需要谁送她进门,自己一阵旋风式地吹进了家。

一楼的开放厨房里找到了她要的人,灶上炖着一锅辣味土豆排骨汤,驺虞近期的最爱,冒着长痘的风险也要多吃几口,蛋糕本糕则在旋转托盘上,正在甘霖手里变换外观形状。

甘霖还是那个居家的模样,雪白的面孔和手腕,被深色的长衣长裤衬得像块美玉。可驺虞总能被他站在厨房,坐在书房,躺在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