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身体,翘挺的奶子,梁漪白花花的奶子左右摇晃着。

随着祁东庭撞击进去,她的奶头微微翘挺起来,粉色的奶头,又好看又勾人,祁东庭推开她的腿往两边分开。

她柔嫩的花穴正大剌剌敞开在自己眼前,祁东庭眯了眯眼,看着眼前的美景儿,他一挺而入。

梁漪被肿胀感填充,只好咬着唇,哼着声,难耐地扭着腰。

她花穴不停涌出水来,身体控制不住的兴奋,到底是怎样的性爱能让她这么喜欢,梁感觉和祁东庭的身体每一处都契合。

不多一分不少一分,他凸起来的肿胀的性器能够一下下撞到她花穴深处,她柔软的穴肉紧致得很,贪心地吃着祁东庭的性器。

祁东庭哼了声,压着她的膝盖,更深一步撞进去,她的身体娇软皮肤光滑细腻。

祁东庭俯下身含弄吮吸她的奶子,白花花的奶子柔软又香甜,含在口中犹如绵软的糕点。

梁漪弓着身体,不适地咬着下唇,眉头紧皱,白皙的小手抓着那柔软光滑的床单,刚开始的时候她空虚的甬道被堵住,空虚的身体得到快感。

现在祁东庭的肉棒在她穴道里好像变大了,梁漪难耐地哼着声,痛并快乐着,接连不断的快感加上针扎一般的痛感,她觉得自己好像任人宰割的鱼肉。

“嗯……好痛,慢一点好不好?”

梁漪红唇轻启,声音都止不住的颤抖,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花穴被男人壮硕的性器顶弄着,男人一下下抽插着,带出淫靡的淫液,她下半身仿佛被人撕开似的,虚软无力。

祁东庭看出她的不适,他停下动作,抚摸梁漪光滑细腻的脸蛋。

她皮肤白得跟刚剥了壳的鸡蛋似的,白嫩有光泽,祁东庭亲着她的嘴唇,手指插进去她的花穴口,轻柔的揉捏着她的阴蒂,扩张。

她身体慢慢放松了,祁东庭的吻如狂风骤雨,从脖颈处亲到她的锁骨,到她柔软的奶子,她的奶子形状特别好看,挺立着,仿佛是一朵任人采撷的娇艳欲滴的花朵。

“忍一忍,等下就舒服了。”

祁东庭温热的舌头舔舐着她的嘴角,时不时伸进去,勾着她的舌头来一次缠绵不休的吻,两人的舌头一碰到一起就如同干柴烈火,温度似火。

梁漪点点头,她脸色潮红,双眼迷离,带着雾气看祁东庭,梁漪点头,祁东庭瞧见她有所放松,往前耸动一步,肉棍子整个塞进去。

梁漪猝不及防,她身心出声“好深……”

祁东庭的性器实在太长了,一下子进去,她神经紧张头皮发麻,紧致的内壁被一下子撑开,祁东庭双目猩红,冷酷得有点性感。

他低下头叼住其中一颗红杏,用自己湿热的舌头去舔舐,一圈又一圈的舔舐着她的奶子,舌尖碰到她的乳头的时候。

故意似的,直接用舌尖饶着她乳头的眼儿,害得梁漪身体止不住颤抖,身体过电一般,全身上下都被一种强烈的欲望掌控,花穴处更是泥泞不堪,淫液和血水混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