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吻狂魔

    梁漪满脸羞红,面若敷粉,绯红的脸蛋有股灼热的感觉,梁漪觉得有点无地自容。

    她真觉得自己不争气,一碰到祁东庭的调戏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喘气,嘴角扬起,迎上祁东庭的目光,眼睛仿佛有水,晶莹可爱。

    梁漪躺在祁东庭怀中,小声嘟囔着,“你那东西都快戳进去了,不知道谁急呢。”

    祁东庭大笑,他抓住梁漪的手含在口中,温热的舌头裹住他的手掌。

    他漆黑的眸子温柔深情款款地盯着梁漪,有些时候,谈恋爱不分年龄,像祁东庭他们这种有阅历的男人更懂得去如何取悦女孩子,即使他实践甚微。

    祁东庭含着她手指,看着她的眼神似火,能把她灼烧穿透,她却心甘情愿沉沦,飞蛾扑火也在所不辞。

    祁东庭松开手,高大的身体靠过来,直接整个压制住梁漪。

    她瞧着他完美的五官轮廓,他黑色的眸,他高挺的的鼻子,以及他微微翘着的睫毛。

    梁漪心跳猛然加速,这个男人比她平时见到的更好看,自带一种禁欲的气息,冷冽的气息将人裹住。

    她的心在沉沦,胸腔鼓动,心跳声细微可听见,梁漪合上眼睛,声音禁不住的娇柔起来,她自己感觉不到。

    梁漪说,“祁东庭,你长得真好看,肯定有过很多前任吧。”

    人的心胸是很狭隘的,祁东庭亲着她的嘴角,边亲边笑。

    他声音带着笑意,紧接着,他低下头含住她的唇,轻嘬慢吮,“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会相信,叁十多年来,这是我第一次动心,所有的悸动,愉悦都是因为你。”

    “我愿做你的裙下之臣,我的公主。”

    祁东庭亲着玩着咬着她的唇角,舌头舔舐着她温软地小舌头,缠绵绻缱地吮着她的舌,慢条斯理地含弄她温软的小舌头,长驱直入,深入喉咙,亲得起腻,才不舍地放开对方。

    他嗓音很特别,伏在她耳朵讲话,梁漪抖了一下,耳朵痒痒的。

    她听见祁东庭说,“吻技不行,要多练练才可以。”

    梁漪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没经历过这种,以前她总觉得吻不就是舌头在一起纠缠吗?哪有什么技巧可言,而且电视上的法式深吻恶心得要命。

    原来亲吻可以是这种感觉,是花骨朵遇见露水一般的沁人心脾,是棉花糖融化在嘴里的那一刻的甜蜜,被祁东庭亲吻的时候。

    她全身心都高度紧张,她跳的快要蹦出来了,原来这就是吻。

    她还在喘着气,刚刚那个吻都快要把她弄窒息了,她埋头在祁东庭胸前,忍不住抱怨,“你经验怎么这么丰富?”

    她这是怎么了?居然问出这么没水平的话,是不是谈恋爱会让人脑子变笨,祁东庭抚摸着她的身体。

    他大手摸到她软腰,搭在她腰上,男人的体温带着火,烫得她浑身发热,由此也晕沉沉的了。

    祁东庭说话的时候胸腔微微震动,她也是喜欢的,“大概是无师自通,毕竟要带着小笨蛋探索不能什么都不懂。”

    梁漪气不过,咬住他的胸膛,声音闷闷的,明显生气了,“谁是小笨蛋,你个接吻狂魔。”

    梁漪小可爱没遇到祁总之前好直女啊,哈哈哈。感觉祁总真的是接吻狂魔,哈哈哈,动不动就想亲人,不是故意卡肉,是时候未到。500珠珠的时候我会更四章,小可爱们尽情投珠珠吧,爱你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