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东庭扭头问她,“等下想去哪里玩?”

梁漪没来过灵山这边,毕竟是高级私人会所,她一个学生也没什么机会过来,现在是中午,外面的阳光炽热,出去玩估计也是个不高明的决定。

她对上祁东庭墨色的瞳仁,她盯祁东庭狭长的眼睛,心扑通扑通跳着,脸不由自主红了起来,“随意,我没来过这里,不知道有哪些好玩的地方。”

“带你去一个地方。”

梁漪以为祁东庭会带她去酒吧之类的地方,酒吧一般都能催生点什么,又或者说,酒吧能激发人的荷尔蒙,有足够的借口让人做坏事。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祁东庭将她带到了一个雅居所,喝茶弹琴的地方,铮光发亮的木地板,袅袅升气的香烟,以及屏风上古色古香的画,她一进去莫名觉得很舒服,这地方有种能让人安神的力量。

“会不会觉得很无聊?”祁东庭问梁漪,他脱掉西装外套,解下袖扣,袖子挽起来。

梁漪看着他行云流水的动作,又想起了那天校庆的时候,他解开袖扣,在台上发表演讲的样子。

帅而不自知,举手投足尽显儒雅绅士又禁欲。

梁漪挺喜欢这里的,她很喜欢清净的环境,有种天人合一的感觉,心也静下来了,她莞尔一笑,“没有,挺喜欢的。”

祁东庭绕到红木桌前,铺开宣纸,梁漪走过去,替他倒墨水,墨水是金色的,她倒完墨水静静等待他写字。

祁东庭伸手过来,贴上她的唇角,擦拭一下,忽而笑道,“看入迷了?”

梁漪没有否认,她觉得祁东庭好像个打开的潘多拉盒,惊喜太多,同时又觉得虚无缥缈。

烫金字体跃然纸上,他写的是瘦金体,苍劲有力,又飘逸好看,潇洒不做作,字很好看。

梁漪看着看着忍不住鼓掌,“你真是令人惊喜,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有很多,不过你应该更要惊喜我的持久力。”

他说得含糊,梁漪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又或者是祁东庭真的有所暗示,脸瞬时又红了。

她佯装不知其意,低头看宣纸上的字,“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这热烈赤诚的爱意烫红了梁漪的脸,她原以为老男人谈恋爱是含蓄婉转的,没想到祁东庭完全不含糊。

她低着头,看着上面的字体,好像每一个字都刻在心扉。

祁东庭捏住她的下巴,笑得蛊惑人心,“害羞?勾人的时候怎么不害羞了。”

昨天她勾着他的心,搅乱他的心,早上的会议他迟到了,开会时一直想着梁漪,想她笑晏如花,想她娇羞婉转,一帧帧,一画画,反反复复出现在脑海中,跟中毒似的。

当真是一日不见,思之如狂。

想他叁十多岁,第一次经历这么热烈的悸动,仿佛迟来的春天,樱桃盛开,他想对她做,春天在樱桃树上做的事情。

我想在你身上去做,春天在樱桃树上做的事情。”?——出自聂鲁达

下一章亲热,求珠珠。小可爱们投一下珠珠,看在我辛苦登上来的份上,拜托了。登上来用了半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