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吗

    老学究们的很能喝酒,不过终究是文化人,懂得谦恭礼让,所以梁漪一直没被灌酒。

    饭局分为几拨人,有一部分是学校比较有名望的教授。

    有一部分自然是今天回校的精英人士,各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看上去礼貌气质非凡,不过喝起酒来也是各个豪迈得很。

    梁漪是被顾老邀请过来的,原因很简单,顾老想引荐她和祁东庭见面。

    此时此刻,她的座位就坐在祁东庭身旁,说不紧张是假的,但心跳得快也是真的。

    祁东庭是饭局的焦点,一个个老学究们都过来敬酒,无非就是为了科研项目拉点资金。

    毕竟祁东庭这人,最爱投资教育,所以老学究们投其所好,打开天窗说亮话。

    陈老端着过来,祁东庭站了起来,梁漪也不由自主站了起来,她是下意识地随着祁东庭站起来的。

    祁东庭转头瞧她一眼,眼角微微上扬,笑了下,她窘得端起橙汁隔了一口,欲盖弥彰。

    不过很快祁东庭就转身应酬陈老了,陈老拍了拍他的肩,“后生可畏啊,当年我可就觉得东庭你肯定有大作为,更难的的是,你这人不忘本,懂得感恩,我们学校的基金会是你们集团投钱的吧?”

    陈老拍着他的肩膀,笑得和蔼可亲,这个陈老在学校里都说很凶的,说话都不留情面的。

    没想到和祁东庭说话这么可亲,完完全全一副长辈对晚辈很满意的模样。

    祁东庭笑了笑,和陈老碰了碰杯,轻描淡写道,“绵薄之力罢了,我曾在江大上过大学,自然是要记得江大的好的。”

    “年轻人,有觉悟,不错不错。”陈老仰头喝完最后一口酒,笑得见牙不见眼。

    梁漪有点惊到了,她很少见到过陈老流露出这种表情。

    她抬头刚好瞧见祁东庭仰头一口喝了下去那杯酒,他喉结微微滚动着,灯光下显得很白。

    梁漪瞧得有点久,不料祁东庭睁开眼,桃花眼微微弯着。

    祁东庭看她的眼神也是意味深长,他侧耳过来,贴着她耳边,“好看吗?”

    梁漪脑袋一片空白,被抓包的感觉有点尴尬,不过她很快就恢复正常了。

    她微微笑着,冲祁东庭眨眨眼,俏皮道,“好看呀,祁先生喝酒的样子特别性感。”

    陈老看着祁东庭身边的女孩子,脑海里过了一遍,才想起来她是顾老头手下的得意门生,他看着两人眉来眼去的,莫名觉得怪和谐的。

    “小梁,今年毕业了吧?”陈老叫住她,打破了两人暧昧,暗流涌动的氛围。

    梁漪一秒又换回很乖的状态,毕恭毕敬地笑着,陈老酒杯里还有酒,她怎么样都得喝下这杯酒了,梁漪端起桌子的红酒,打算敬酒,却被男人拦了下来。

    祁东庭微微侧着身子,面向陈老,他微微一笑,礼貌中带着歉意,“抱歉,陈老,她不能喝酒,这一杯我代她喝。”

    话音刚落,梁漪仿佛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在喧嚣吵闹的饭局中。

    她听见了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她转头看祁东庭,又一次,他仰头喝酒,不同的是,这一杯就是替她喝的。

    哇哦,祁叔叔有魅力,不错不错,求珠珠呀,靠小可爱们的我才有可能上一百珠珠,各位看官,投个珠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