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东庭虚虚揽着她,只觉得一股淡淡的***味悬浮在空中。

他心下有一瞬间的怔愣,旋即放开怀中的人儿。

梁漪理了理裙子,红晕飞满双颊,她微微笑着,“抱歉,刚刚腿软了。”

她是真的腿软了,有想过再一次见到祁东庭的模样,却没想到这么狼狈,一摔跤就扑倒人家怀中,活生生像她急不可耐的样子。

祁东庭显然并没有放在心上,他轻笑,“无妨,你要不要去休息室休息一下?”

梁漪抬头看他,精致的五官舒展开来,一双丹凤眼微微上扬,有股说不出的勾人,“好啊,那就谢谢祁先生了。”

宴会结束,梁漪还是没找到机会和祁东庭说话,毕竟他是个大忙人。

祁振东是他父亲,他自然是要忙着应酬的,也许刚刚那一撞,并没有撞到他心口上去,人家转头就忘记她了。

梁漪兴致缺缺,她参加宴会本来就是别有用心,若是和祁东庭没什么交集,这宴会也没什么好玩的了。

梁漪和祁晚晚打招呼提前离开,不过她面临一个大问题,这别墅是依山而建的,环境清幽倒是真的,荒无人烟也是真的,梁漪不由得苦恼起来了。

祁东庭在宴会上走了一圈,都没找到刚才那个女孩,老爷子说的是八十大寿,明面上是办寿宴,实际上是为了给他介绍对象。

方才,他被老爷子托着和好几个熟悉的生意场上的老总打交道。

老爷子的心思昭然若揭,一场打着生日宴的联姻就这么开始了。

祁东庭环顾四周,不巧看见她坐在一个角落,女孩柔顺的头发犹如黑绸缎,披在耳后,小巧的脸蛋微微皱,低头自顾自地摆弄手机。

还真是有趣,做着不可爱的表情看起来都很可爱。

梁漪在考虑要不要叫个熟悉的人来接她,可她翻了一圈通讯录,找不到一个人,想想还是作罢了,都怪她太冲动了,要接近祁东庭,可以找个好的机会。

“这位女士,你好,祁总麻烦你走一趟。”梁漪抬起头,瞧见那人说着话。

她随小助理走了过去,行至车前时,车窗降了下来,柔和的灯光下,露出一双乌黑的明眸,祁东庭对她笑了笑,“需要捎带你一程?”

梁漪不和他扭扭捏捏,直接开了车门,坐进高贵低调的宾利,“祁先生,你怎么知道我要离开?”

祁东庭的脸隐匿在黑暗中,车子徐徐行驶,他曲指打着节拍,“你坐在那里很久了,而且看上去有点无聊,我猜你是想走了但苦于没交通工具。”

祁东庭笑了笑,转过头来看她,眼神清明,干净利落,“我帮了你两次,总该让我知道你的名字吧?”

像祁东庭这种万众瞩目的人,自然不会好奇别人怎么知道他的名字,不过他倒是很好奇,眼前这个女孩的名字。

她坐在他旁边,一股似有若无的女孩子特有的清香围绕在他身边。

祁东庭觉得有点热,他低头看身边人,只见她捏了捏手指,对上她晶莹剔透的眸子,祁东庭更觉得热了。

不成想,她眼角弯着,嘴角恰到好处上扬,偶尔有路灯从窗外照进来,映着她玻璃般透彻的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