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某咖啡厅内。

梁漪看着对面的男女,祁晚晚红着眼睛道歉,“阿漪,是我的错,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原谅我好不好?”

祁晚晚这辈子没这么跟人道过谦,毕竟身份摆在那里。

祁家大小姐何至于要如此做小伏低的道歉。

她一边抹眼泪,一边握着旁边男人的手。

梁漪则是静静地看着两人情意绵绵,你护着我,我护着你。

仿佛梁漪是影视剧中的坏女二,专门棒打鸳鸯,专做恶心人事的女配角。

也是,这种情况看起来真是可笑,她都快有一种自己是拆散别人的错觉了。

一个月前,梁漪外出学习,而她的好朋友祁晚晚和她亲爱的男朋友何白也是在这时候搞到了一起,被梁漪揭穿之后,两人都没有否认,都觉得对方是在错误的时间爱上对的人了。

梁漪双腿交迭,她托着杯子,抿了一口美式咖啡,是苦的。

还带着渣,让人难以下咽的口感,这咖啡再喝就不是当初的味道了。

梁漪放下咖啡,理了理头发,她表情平静,一张好看的脸上看不出丝毫不高兴,不甘心。

柔顺的头发散落下来,披在后背上,她握住祁晚晚的手。

她的语气一如往常,若是细细听着,反倒觉得比平日里更亲昵了点,“晚晚,我不怪你,感情这事情说不清楚,也许你们两个更般配吧。”

梁漪表明立场,她并没有怪罪祁晚晚,也觉得自祁晚晚和何白更般配。

祁晚晚感激地看着她,一张白嫩的脸蛋哭得惨兮兮的,梁漪递了一张纸过去,眼神转到旁边低着头男人身上。

何白是她研二交往的男朋友,两人志趣相投,在学校活动中也是经常碰面。

梁漪和他在一起的理由很简单,觉得想体验一下恋爱的感觉就谈了,也没想过后面会发生什么。

不过发生的这件事,是她始料未及。

太狗血了,她的好朋友居然和她的男朋友搞到一起了,然而,她却没有一丝丝伤心,反倒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终于不用谈恋爱了。

何白对上梁漪审视的目光,他眼神闪烁,放在桌子上的手交握在一起,看起来颇为紧张。

他原以为,像梁漪这种性格,最受不了背叛,也许会对两人嗤之以鼻,又或者鄙夷,不屑。

待祁晚晚去洗手间的间隙,何白终于敢直面梁漪了,“小师妹,为什么不恨我?”

她曾经是他的小师妹。

梁漪吃着泡芙,觉得这味道甜得发慌,就像对面的人,腻得很,她懒懒地掀着眼帘,“别叫我小师妹,我可担待不起。”

梁漪吃完甜腻腻的泡芙,擦了擦手,她对上何白的目光,这人在不甘心,不过有什么好不甘心的呢?

被背叛的人是她梁漪,而不是他何白。

梁漪低头搅杯里咖啡,声音不疾不徐,“是不是在你眼中,我被分手了就要一哭二闹叁上吊?我不这么做就表示不出我的真心?”

“可凭什么啊?何白,我坦坦荡荡,没必要这么做,分了就是分了,从此以后各不相干,我没时间伤春悲秋,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