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国库失窃/p

......./p

林文成穿过朱色宅门,径自向后院走去。/p

这座私人庄园的后院是一处小湖泊,植有天理教圣花白莲,此时花期未到,一片的莲花骨朵待放。/p

一道挺拔背影正负手立在湖边,似是神游物外。/p

李文成目光微凝,走过去唤道:“教主。”/p

那人影并未转身,‘嗯’了一声,淡淡道:“金火令的事,有劳军师了。”/p

李文成颔首:“分内之事。五十万两黄金买下金火令,不知教主有何看法?”/p

那人影沉默一会,缓缓转过身来,却是一个龙眉凤目,皓齿朱唇的青年,但眼角边淡淡的皱纹标志着他并不如看上去那样年轻。这便是天理教野心勃勃的教主,自号天皇法祖的林清。/p

“我更好奇,军师是如何落败的。”/p

李文成面露惭愧:“那小和尚一身邪功不俗,还兼会佛门六通,破老夫的八门金锁阵犹如吃饭喝水,实在是拿不下啊。”/p

“.......”林清陷入沉默。/p

李文成似乎看透他想法,道:“教主未成大宗师之前,最好不要轻动。那人轻功亦极其厉害,精通御风的清风观主都追他不上。若是要跑,天理教无人能拦。把他得罪了,大不了换个门派继续交易,五十万两黄金依然到手,咱们却无法再轻易染指那事物。”/p

林清又是一阵沉默,片刻后他缓缓摇头,目光重新望向那片莲池道:“福钱不可多种,有损天理教根基。余下不足的黄金。”/p

“我来出。”/p

....../p

承圣二十二年四月,春。/p

大离京城。/p

玄元殿。/p

六部尚书之一的户部尚书宋执珪正站在殿外等候,神色焦急不安;两旁的御前侍卫见到素来沉稳的宋大人如此紧张,都心中暗暗惊奇,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p

过了片刻,一名头戴无翅纱帽的大监跨出门槛,向宋执珪歉意笑道:“宋大人,陛下处理朝政一天,粒米未沾,现在正用膳呢,要不您且先在待漏院等会儿?”/p

宋执珪露出难色,道:“吕公公!我知道陛下辛苦,只是这事情重大!实在拖不得,劳您快去通报!”/p

吕公公脸上笑意不减,道:“也好,宋大人稍待。”转身进去,过了好一会,他才重新走出来,躬身道:“宋大人请进。”/p

宋执珪匆匆向他点头致意,便大步流星径自走了进去。/p

走到深处,宋执珪见天顺帝坐在御桌前用茶漱口,那张面孔不怒自威,他额头已然冒出细汗,走过去行礼。可神色之间,无不透露着紧张与不安。/p

天顺帝放下茶盏看向他,奇道:“宋爱卿怎么了?面色如此苍白?莫不是身体不适?”/p

宋执珪声音微微发颤,禀报道:“陛下....国库出问题了!”/p

天顺帝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