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味书屋 > 其他小说 > 逆仙gl > 第壹佰零贰章

第壹佰零贰章

    三十六计之金蝉脱壳:存其形,完其势;友不疑,敌不动。巽而止蛊。

    金桦与苏韵忱大婚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涪佑,待到二人大婚那日,荭烟终是敛眸朝着溪县而回。走了两三日,荭烟便在行经的城县听闻了大凉入犯涪佑之事。

    放不下心的她遂又朝着临城赶,却未料在一林中逢到了东海的弑兵,从弑兵的口中,荭烟得知了他们领命追杀苏韵忱。荭烟遂欲同他们缠斗,只是方一动手,空中便显出了一段密令。

    弑兵闻此忙收兵停止了追杀。弑兵走后,荭烟亦未耽搁,待至临城,哪还见离开时的繁华,街上已是布满了大凉之军。寻不到苏韵忱,荭烟正发愁时,便恍然看到了千里外的天边龙身骤显。此人,便是苏泽。

    荭烟遂一路凌步赶去,见到了,便是正被青提子挟持的金桦,苏韵忱惶恐的眸子尽数落在了荭烟眼底。荭烟未做多想,架起步子便欲从后趁机将金桦解救下,哪知青提子突而察觉……

    自苏韵忱推拒苏泽一道回龙宫那日后,已是过去数日。苏韵忱身受重伤,遂将金桦带到了彼时其猎礼时,她暂居的那处石洞。金桦自那日起,便一直昏迷未醒,苏韵忱片刻未离的候在金桦身旁,每日除了打坐静修外便是替金桦梳洗喂水。

    苏泽亦会不时到访,看看自家小妹。

    日子慢慢过去,往昔的涪佑之国已被大凉吞并,金瑞被斩首的消息亦席卷而来。周展占领了临城,迁都至此。涪佑原先的朝臣、县官,皆是走的走,换的换,留下的,尽是妄图苟活之人。

    南容芤带着南容简的骨灰依言离开了此地。

    陌子初在陌衔至死的保护下出了涪佑,不知去了何处。边诚量与张臻未接受周展的招降,尽被罢了官,张臻的大父,那位先生,亦死在了大凉精兵的刀下。边尧与边诚量离开了徐州城,隐姓埋名。

    周展攻下涪佑后,便派兵杀上了北月寨,却早已是人去楼空。战火尚开,月霜霜便遣去了北月寨的人,带着夜轻荷四处作游。

    青提子再次不见了踪影。无人知晓金桦与苏韵忱在何处。

    东境的大陆上,自此划去了涪佑的名姓,金姓自此亦成为了众人口中的忌讳之词。

    “阿忱,这些日子身子可有好些?”溪旁,苏泽看着正弯身舀水的苏韵忱,双眸的心疼。

    “谢兄长挂心,阿忱好多了。”苏韵忱顿了顿,方敛眸道。

    苏泽闻言叹了一口气,他怎会不知苏韵忱这是有意这般说的,取角之术本就阴毒,阿忱又是方得龙形便被取走,“阿忱,为兄知晓你对金姑娘的心意,你听为兄的,且随我回龙宫好生休养,这处,为兄定派重兵作护。”

    凡人在龙宫是无法久留的。

    苏韵忱起身拾起竹筒,“阿忱谢兄长好意,此事,兄长便莫作徒劳。”

    桦儿交予谁,她皆无法放下心。

    苏韵忱拾步朝石洞而回,苏泽闻言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跟上。苏韵忱将竹筒拿进了石洞,苏泽不便进去,遂在洞外作等。

    蓦地一阵竹筒落地声将外处的苏泽一惊,苏泽忙跨步进了洞,然而入目,却只余苏韵忱一人。

    “桦儿,桦儿!”苏韵忱将石阶上的衣裳拾起,满目惊慌的朝苏泽看去。

    “阿忱莫惊,许是金姑娘醒来后未见你,便寻了出去,她昏了这些时日,现下方醒,定是走不远的,我随你一同去寻。”苏泽上前覆上了苏韵忱颤抖的肩。

    苏韵忱闻言方定神颔了颔首,起身出了石洞,苏泽忙跟上。

    两人从晨起寻到了晨落,将方圆百里皆是寻尽,亦是无果。夕阳的余晖渐渐逝去,苏韵忱再亦坚持不住的拾手攀在了一处树干上,一手用力的压着心口,眸中尽是惶然与疲惫。

    “桦儿……”随着苏韵忱的一声话落,便朝地倒了下去,苏泽快一步将苏韵忱接住。

    触手,尽是满掌的高温,苏泽随即将苏韵忱打横抱起,凌步朝龙宫的方向赶。回到龙宫,苏泽便派人继续搜寻金桦,苏韵忱则被带到了静室调养。

    待苏韵忱醒来,已是过去半月,苏韵忱的伤仍未尽好,但身子却较之前好多了。

    “兄长,桦儿……桦儿她……”苏韵忱睁眸便了然了时下自己的处地,苏泽正立于苏韵忱身前。苏韵忱起身攀上了苏泽的臂,落目尽是焦急。

    苏泽拾手扶住苏韵忱,随即敛眸摇了摇头,这半月来,他派出寻找的人无数,却无一人带回消息。

    苏韵忱见此足下一顿,松开苏泽的臂,后退了两步,转身便要离开。

    “阿忱!你伤未尽好,这般尚且不可出去!”苏泽快步拦下了欲走的苏韵忱,眸中尽是担忧。

    苏韵忱闻言抬眸朝苏泽看去,口中未有只言片语,却是满目的情愫。苏泽看得一惊,终是放下了手。苏韵忱从苏泽身旁擦身而去,一路涉水出了东海。

    “快,派人跟上,万事回报!”直到苏韵忱出了静室,苏泽方恍然的唤来人。

    “是,龙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