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玖拾章

,思索了片刻,淡道,“当是,游过的。”

    “嘿,这话,竟与殿下适才所言甚是如出一辙呢!”陌子初睨眸朝二人笑道。二人闻言纷纷对视一眼,随即收回眸子,打量别处。

    陌子初见此了然的颔首笑了笑,不再说话。

    很快,三人便到了临城最是繁华的一条街。街道、屋梁皆是挂满灯笼,全然不似白间的装饰布置。三人时下所立,乃是放祈愿灯之地,星星灯火异常耀眼,惹得三人眸中印上星光。

    苏韵忱转眸朝仰面笑看天灯的金桦看去,心侧不经意的跳动。金桦察觉到苏韵忱的眸子,遂回眸笑着看向她,苏韵忱勾唇相对。

    “公子,公子,祈愿灯。”不多时,陌子初的小厮便抱回三个纸天灯。陌子初闻声收回了看向二人的眸子,笑着接过。二人闻言亦走了过来。

    陌子初将两纸天灯递给二人,“殿下与苏姑娘不若同子初一道将这天灯放去。这祈愿灯寓意祥和,亦算是一份心意。”

    二人颔首架起天灯,待三纸天灯尽数架起,小厮方一一将火折子递与三人。纸灯从三人手中徐徐而起,与万千天灯相环。

    天边不时燃起了烟火,将整个临城皆映得生辉。

    “苏苏快看!”金桦欣喜的挽上苏韵忱的臂弯,指向远处的烟火。苏韵忱抬眸笑看。

    陌子初立于二人身后,背手笑着看向眼前的二人。

    烟火声愈发大,伴着周遭人群喧闹之声肆起。金桦回眸背着烟火看向苏韵忱,“苏苏可喜欢这烟火?”苏韵忱望着金桦大声作问的话,耳畔的人声,嘈杂不堪,金桦恐苏韵忱未听清,继而又大声道了句,“苏苏可喜欢……”

    最后三字,泯没在了又一阵突起的烟火下。

    喜欢,很……喜欢。苏韵忱眸子微动,在心中回着,唇下却是未动。

    烟火悄然落下,不知过了多久,二人身旁突而闯出一艳美红裳的女子,女子拉上苏韵忱的臂弯便欣喜的唤道,“韵忱!”

    苏韵忱眉宇一蹙,颇觉不喜,不动声色的抽离手臂,朝来人看去。

    金桦却是先而开了口,“荭烟姑娘!”

    荭烟这方反应过来自己失了方寸,忙笑着退了两步,朝二人作揖,“苏姑娘。”荭烟朝金桦打量去,随即眸子一亮,悄声作揖道,“金姑娘。”

    金桦拾手扶起荭烟。苏韵忱却冷了眸,道,“荭烟姑娘,你可是忘了青灵离时所托?”

    荭烟闻声一愣,低眸抿了抿唇,眸中蕴起了薄雾。金桦见样不解的扯了扯苏韵忱的衣角,她不知苏苏为何突然如此生气,便是荭烟姑娘有愧于青姑娘所托,亦可不至于此。

    苏韵忱回眸朝金桦看去,随即隐去怒意,笑着摇了摇头。

    荭烟抬眸一怔,心下泛起阵阵酸涩与苦楚,却仍是暂收了情愫,作揖道,“荭烟不曾忘彼时恩人所托。此番荭烟离去,只,只是……”荭烟顿了顿,看向金桦,换了话头,“还望苏姑娘允荭烟半刻,荭烟定尽数言明。”荭烟说罢便拾手朝一旁作了一个“请”势。

    此般,便是欲同苏韵忱单独说了,金桦心中不经一紧,敛了眸。苏韵忱蹙眉朝荭烟看去,须臾方回眸朝金桦道,“我去去便回。”说罢转眸对上陌子初,陌子初见势走上前来,“劳烦陌公子暂且照拂……”最后那句称唤,苏韵忱顿了顿,终是未说出。

    陌子初先而同荭烟微微作了一揖,方颔首笑道,“苏姑娘放心。”顿了顿睨眸朝荭烟打量了一眼,别过眼,“苏姑娘还是尽快些的好,晚了,宫门便不好进了。”

    苏韵忱点了点头,复朝金桦看了一眼,方转身同荭烟而去。

    两人走后,陌子初方对上那处正摆弄天灯的童子,随意道,“殿下若是挂心得紧,大可追去一听究竟。”陌子初话落回眸对上金桦抬起的眸子。

    金桦拾手攥了攥衣角,终是摇了摇头。陌子初见此亦未再多言。

    “呀!小苏公子!”蓦地,一阵熟悉的声音将金桦的心绪拉去,金桦一方回眸,便看见迎面而来的边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