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味书屋 > 其他小说 > 逆仙gl > 第肆拾柒章

第肆拾柒章

    彼时,天地之外某界猩红煞景的泉湖畔,一玄衣女子正背手而立,不时吹起的阴风拂过大片大片的彼岸花海,惹得女子右眼眶外拓着的妖冶花纹异常鲜艳。

    女子微扬着下颚眺向远方,眸中带着些许焦虑。不多时,界层处渐自闪现星点白光,白光略过层层叠叠的朱色云雾飘向女子所立之处。女子见此方稍稍定了定心,喃喃道,“回来了。”女子拾手将星点白光施法引至身畔的那朵跃着红光的彼岸花上。

    随着星点白光尽数没入,那朵彼岸花花蕊中逐渐现出一十三四岁少女模样的人儿,女子看着那少女,半蹲而坐,眸中浸满了温柔,嘴角亦是暖暖勾起,“此遭回得甚晚了,却是所得颇多,想来……”女子言及此再次抬眸朝远方看去。

    ……

    耳畔的秋风萧萧而来,夹着溪流的清爽卷起阵阵落叶。金桦未等到苏韵忱的那句回答,苏韵忱终是动了动唇,未开口。

    “二位,婉婉已去,青灵尚有一事需得二位相助,待此事过后……”青灵转身上前行至金桦二人处,她想着,待此事过后,她便可安心随了婉婉而去。青灵心中如是想着,嘴上却并未提及,“待此事过后,青灵便亲自为自己所犯之过赎罪。”

    青灵说罢伏身朝二人作了一揖,金桦忙上前扶起青灵,“洪灾一事既已告一段,想来此下百姓已是不必再受苦难了。青姑娘不必多礼。”对于金桦这个局外人而言,青灵与孙婉婉之间的情意无不令她恻动,这般的情意太重,太深,却又是如此的自私,自私到不惜为了所爱之人负尽天下。

    可不得不说,这般情意亦是令金桦羡慕的,试问谁不欲得一可为自己赴汤蹈火之人?她虽还未触及过情爱之事,可多多少少亦是懂得些的。

    苏韵忱看着青灵混沌的眸子,她通晓人心,人可以说谎,可眸子却是骗不得人的。苏韵忱大抵知晓了青灵说的“赎罪”意欲何为。满心寻死之人是救不得的,况还是为情,苏韵忱遂亦不便再说甚,只颔首当是应了去。

    青灵见此方松了一口气,她不畏死,只是在死之前,她要让那些曾经欺辱过婉婉之徒得到应有的惩罚。

    三人这处方商与着青灵所言之事,那处便传来了古树老头颤颤巍巍的声音,“青丫头,青……”老头拄着杖朝三人而来,其后,跟着一红裳少女。待老头见着苏韵忱二人方俯首作揖,“苏姑娘,金姑娘。”

    苏韵忱上前扶起老头,金桦遂而回揖道,“老伯可为寻青姑娘而来?”

    老头颔首看向青灵,继而转头道,“还请苏姑娘看在老头儿的面上饶了青丫头。”说罢便欲再作一揖。

    一直低沉着头的青灵闻言一愣,随即上前扶起老头,“青灵多谢老伯出言,青灵深知自己罪孽深重,此番过后,过后……”青灵顿了顿随即朝老头跪下,眸中噙满了泪,“老伯好意,青灵心领。还请老伯莫再出言相助,青灵的心,便是早早随了婉婉而去。”

    老头闻言心下一颤,却是晃晃悠悠的紧紧扶着拐杖。求死之人,他能如何?凡人尽逃不过一个“死”字,何况是早没了生意的仙灵?

    青灵说罢直直朝老头磕了三个头,“日后,青灵便是不能替老伯解闷了,还请,还请老伯好生保重。”老头于她,似父似友,自她有灵识起,这偌大的山中,所识第一人便是老头,彼时他教自己调息炼修,给自己说着这世间美好,那般日子,犹如昨日。

    金桦此番方明了青灵适才所言,本欲劝解而抬起的步子却被苏韵忱拉了回去,金桦不解的看向苏韵忱,却是只见她缓缓摇了摇头,并未言什么。金桦眸子一沉,下唇被咬得发红,终是忍下心绪的立在了原地。

    原是,苏苏晓得的……情之一字,当真如此?金桦不解。

    “哎……”老头见着久久伏地的青灵,叹了一口气,待稍稍平复心情后,老头方上前扶起青灵,“罢了罢了,情之一字啊!”老头抬眸看向天空,似是想起了什么,自喃道,“若是那日我亦如你这般随了她去,便也好了……”复而又叹了一口气。

    老头说罢恍然惊醒般摇了摇头,“老了老了,亦会胡言了。来,丫头……”老头说着拾手将一直立于自己背后的少女拉出来,“青丫头,瞅瞅,可还识得?”老头看看青灵,复而看看少女,拂须道。

    青灵疑惑的打量起少女,脑中却是未有丝毫记忆,她确未见过这少女,又何谈识得?青灵摇了摇头。金桦与苏韵忱同样打量起少女,少女模作十五六岁般年纪,除却脸颊两侧的红鱼鳍外,看上去与金桦年岁一般无二,对于同着红裳的金桦,少女一席红裳更为魅惑,若从背影看去,二人身形颇为相似。

    少女先而因着老头的话对上青灵的眸,待见其摇头后心下不免一灰,转眸看向另侧的金桦,那人虽也一席红裳,眸中却独独带着自己没有的纯气。少女颇颇不喜的看向另一处,许是没有的罢,她向来不喜那种纯气。然这一看,苏韵忱的模子却在少女心中生出了心动,激起层层涟漪。

    一时烫红了脸,少女方回过神来掩饰般的俯首朝青灵作揖,“恩人,在下乃是恩人彼时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