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味书屋 > 其他小说 > 逆仙gl > 第贰拾玖章

第贰拾玖章

    傍晚时与金桦分别后,苏韵忱就去了一处往昔与苏泽修习时逗留的石洞,石洞的构造是纯然而成,内里有着一块碧玉石床,不需稍作打理便可暂做歇脚处。因为这个石洞的原因,所以苏韵忱便可无所顾虑的婉拒金桦的相邀,自然,就算是无此处,苏韵忱亦会随地寻处古树寄居一夜。

    是夜,微风中夹着几丝凉薄。进了石洞,苏韵忱便将适才在途中拾的碎木堆起点燃,冰凉的碧玉石床四下瞬间笼上了阵阵暖意,苏韵忱半寐状倚靠于石床上,周围是静谧的空气在流窜。不知为何,今夜的她,甚是无法安眠。

    地上的火堆仍在燃烧,苏韵忱的思绪渐自放空,却是几次被石床前那不时发出的火灼枯木留下的崩裂声烦扰,微皱眉宇,苏韵忱随即侧目拂手,一道白色的光芒瞬时朝着火堆处射去。下一刻,原本明亮的石洞便渐自黯了下来。

    苏韵忱吁了一口气,显然没了火堆的吵闹心情好了几许。转身侧臂,正欲阖眸入睡的动作却瞬而支起身子坐了起来,清亮的眸闪着星点看向火堆的暗处,继而反手捏法,一个小兽模样的家伙蓦地便从地上被掷到了半空。

    小兽呜咽着挣扎起自己垂下的四肢,瑟瑟的讲着兽语求饶,“仙子手下留情,手下留情,我并无恶意。”小兽胆怯的透过一丝月光朝苏韵忱看去,随即低下头不敢再看。

    “鬼鬼祟祟的在此作何?”苏韵忱并未收回法诀,只是捏法的力度轻了不少,小兽亦是没了适才那般慌乱的挣扎。苏韵忱说着便又将火堆点燃,石洞内瞬间变得通明,小兽略是不适应的倏的闭起眼睛,过了些许方再次睁开。

    借着火堆的亮光,苏韵忱在才看清那小兽的模样,圆溜的眼,灵尖小耳,灰毛覆体,四条小腿并着既大又蓬松的尾因悬于半空的缘故,此时正安顺的垂落着,看貌便知是这密林中栖息的松鼠。

    小兽轻咬着兽语开口,“仙子,我,我是这林中的一只小松鼠,今此乃是无意扰了仙子的清净。秋夜露寒,我类近至度冬,故,故想寻一安暖处,不料此处竟是仙子的洞泽。”小兽说着便拾爪朝石洞壁处的一个小巢指了指,那里面是它为了近冬储存的粮食,适才若非感觉到外出火堆的暖意,它也不会出来。

    苏韵忱闻言朝壁处看去,火堆的光亮虽是无法将之照透,但堆积的冬食却是满出了洞缘不少,想来自己都有数年不曾到此了,也难怪此处被别的兽类安了家罢。松手将小兽放落至地,苏韵忱起身朝石洞外走去,“此处本就天成,我亦是暂且歇脚,非是我的洞泽,你且安心在此处度冬。”

    火堆处的燃意随着苏韵忱的脚步声渐自变大,她此下当真是无了留下的闲志,索性将石洞留与那小兽,自己则到外去随意寻一处树梢留歇便可。况她也只是暂时逗留,明日天明便会上路。

    小兽看着苏韵忱离开的背影,良久方回过神来,四只小腿“蹭蹭”的就朝着自己洞壁处的小巢奔,一番抛洒寻找,终是在一处不起眼的地方找出了一小型瓷罐物,小兽欣喜的爬到那瓷罐上隔着封纸为难的嗅了嗅,待确认后才低头叼起那瓷罐上方的细麻绳朝石洞外奔去。

    苏韵忱出了石洞后借着月光很快便寻到了一处满意的地方,点足轻跃上树,待将眼下的一切尽然收入眼帘后,苏韵忱才颇为满意的坐靠在了树梢上。树是古树,梢更是粗实,现下虽是坐着一人,但留出的地方亦是不少。

    今夜的星空甚是晴朗,皎洁的半月亦遥遥相望般挂于星空,苏韵忱坐的地方,放眼望去便是一片萧密的麦穗地,微风轻拂,麦穗地上不时飞起几只萤火虫,星星点点的尾灯将四下映得愈发静美。

    苏韵忱甚喜此地,嘴角亦渐自勾起。彼时叼着瓷罐出了石洞的小兽凭着对林子的熟知很快便寻到了苏韵忱的身影,三步并作两步的朝苏韵忱静倚的树上爬去,嘴边是瓷罐碰到树枝发出的清脆响声。

    小兽在离苏韵忱低一节的树梢处立定,观望了一会儿,正不知如何开口时头顶便传来了那清冷的声音,“何事?”苏韵忱并未动作,口中的话亦是甚为自然。小兽闻言抬了抬眸子,随即叼起那瓷罐便朝上又跃了一个梢,正好是在苏韵忱前方多出来的空梢处,小兽低头将嘴边叼着的瓷罐绕着树梢缠了两圈,瓷罐上方的细麻绳随即稳稳的勾在了树梢处。

    待将瓷罐置妥,小兽方开口,“仙,仙子,此乃我寻食时在一处人家门后的土里挖到的,此番借了仙子的洞泽度冬,便想着将此物赠与仙子,还望仙子莫嫌。”那瓷罐内盛着的,正是酒酿,彼时那小兽以为是人间的好物,便一道给带回了石洞,哪知当时只是闻了一下便已然醉了两天,想来还是自己没有福气,此番也算是借花献佛。

    苏韵忱睨眸朝瓷罐看去,随即勾起嘴角,心道这小兽真真心大,竟将人家寻常百姓家用于女儿出嫁的女儿红给拾了来,也不知到时那家姑娘该如何了?收回思绪,苏韵忱并未抬手,“无碍。”

    小兽见此颔首朝苏韵忱行了一礼,随即便转身朝树下跃去,既然自己的礼已至,那便万莫再在此扰了仙子清净为好。

    顺着军营的偏角运功点足,金桦腰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