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拾章

    莲心湖栈道直连御花园,离轩杞宫本也不是很远,许是抬着轿撵的缘故,林杞桐一众人便绕了直通寝宫正门的大道行之。加之天色渐黑,金桦又尚处于昏迷状态,抬轿的太监便也不敢走得太快,唯恐一个不慎磕碰到了小主子。直到林杞桐开口令人快些回宫,众人才加快了步伐,但也是时刻谨慎着的。

    不知何时燃起的宫灯一路伴着前行,星星点点的烛光在巍峨的皇宫中显得异常渺小。

    待轿撵平稳的落在轩杞宫门前时,已然是戌时半刻。宫内一众打杂的太监宫女见自家娘娘和小主子回宫便都迎了出去,一声“娘娘”,是众人聒噪的声音。

    看着地上俯首而跪的众人,林杞桐就感觉心烦不已。这些大多都是自己刚进宫那会儿金瑞送来的,她不喜人多,那个时候也就随便选了小怜一个婢女,平日里除了小怜外,林杞桐能自己亲为的都自己做。他不想承金瑞的情,也不想再与他有牵扯,纵然的欠着他的,他也还的差不多了。

    林杞桐抬手柔了柔疲惫的眉心,挥手让小怜将轿撵的金桦抱出来,然后散去了眼前的众人。御卫军见已将贵人安全送回,随着一声“臣等告退。”便率先俯身退了下去。

    “娘娘,奴婢带殿下去沐浴更衣,您走了一路,回宫歇歇吧!”小怜将轿撵里的金桦抱出来,满目担忧的俯首道。她是真担心,要是自家小主子还没醒,娘娘就先累倒了可如何是好。

    随着轿撵的小人儿被抱走,原本抬轿撵的太监们也识趣的告退了,一时,原本看上去拥堵聒噪的人群也终是少了许多,留下的就只是几个平日里跟着小怜忙活的了。殿下总归是女子,小怜自是不好将太监留下帮自己照顾殿下,索性留下的就是宫女了。

    宫女是小怜带的,平日里做事也较为细心老实。林杞桐看着留下的人微微颔首,“本宫回宫换套衣裳,桦儿打理好后送回她殿内即可,本宫待会儿过去。”今本设金桦的生辰宴,来者自是身穿锦华官袍,如今身上的华袍还穿着,林杞桐也觉得甚是不便。“不必跟来了,你们都随小怜去罢。”看着正欲分批上来的几个宫女,林杞桐率先挡下了来人上前的趋势。

    “是,娘娘。”其中一个宫女见此也只能作罢,在轩杞宫待久了,她们也自是知晓林杞桐的性子的,平日里除了小怜服侍外,她们是连林杞桐的身都近不了的,做的也都是些杂事,就算是现下,小怜被差去照料金桦了,林杞桐也不甚喜欢旁人在自己左右。退步回到小怜身后,宫女老老实实的等着吩咐。

    小怜正欲说什么,抬眸却已是林杞桐渐自远去的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她本想说殿下有自己照料,娘娘不必担忧,早些歇息的,可话还没说出口人就走了。转而却又一想,娘娘这是第一次明面上关心殿下呢,殿下要是知晓定会开心许久的。如是想着,小怜欣喜的看了一眼怀里裹着华裘的金桦,径自咽下那句未出口话,转身吩咐身后的宫女准备水和衣裳。

    轩杞宫不大,看上去比其他嫔妃的宫都要小些,然而却是在后宫中唯一一处有着两间殿室的宫殿。林杞桐所住的是略大的正殿,殿后不远就是御花园。金桦的殿相对略小,但其中的摆置却远远不少。两殿分开而立,隔得却是不近,不知是偶然还是故意而为。

    林杞桐径自回到自己的正殿,阖门换衣,繁杂的华服在一般人看来十分不易打理,然而对林杞桐而言却是不难,林杞桐的手巧,加之熟通女工,所以三下五除二的便褪去了身上不便活动的华服。

    女子姣美的身姿随着晃动的烛火栩栩而生,袅娜多姿,宛若芙蓉。林杞桐将木施上的浅衣拾起,松钗解发,如瀑的长发瞬而依背而散,螓首蛾眉,不加修饰的脸庞上带着一丝沉静淡漠。

    待将一切打理完,林杞桐才开门朝殿外而去。此时,小怜那边也早将金桦沐浴更衣完抱回了殿,许是担心金桦受寒,小怜也不敢让她在水里多待,只是简单的擦洗后便快速换上了干爽的衣裳。

    如是,林杞桐来时,金桦已然被小怜安置在了榻上,看着仍未有丝毫醒意的金桦脸若平常的躺着,林杞桐走了上前,立于榻前,是小怜正替金桦细心捻被的模样,小怜想着娘娘喜静,适才便就将一道忙活的宫女散了去,时下,殿内只小怜与金桦。

    许是太过专注未听到林杞桐进殿的声音,“小怜。”林杞桐看着榻前的人轻唤了一声,明显压低的声音并不大,就算金桦不是昏睡着也无甚关系。

    小怜闻言这才发现立于自己身后的林杞桐,蹑手蹑脚的转身站起,臂弯处挂着的是那件不明所以的华裘,退步俯身道,“娘娘,适才一番,殿下一直昏睡着,这是从殿下身上取下的,因未曾湿水,小怜便一道拿了过来。”小怜将华裘欠身递与林杞桐,她心里却犯疑这华裘竟披在小殿下身上许久也未浸湿,实是奇怪。

    虽是这般想,小怜也不会轻易开口寻出声,在林杞桐身边待久了,她自是知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有些事明知不可思议还说明,就显得有点刻意,心下自知,适当的告知林杞桐即可。

    林杞桐颔首接过华裘,看了一眼便继续道,“今夜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