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凉的薄唇轻轻贴上兔兔白嫩嫩的耳垂,怕把人弄醒,不敢再乱动。

只小心翼翼地鼻子用力吸了一口,满足地吸到了一鼻子的甜香。

才把头慢慢收回来,惬意地闭上眼,一夜好眠。

·

第二天清晨,俞千珩的手机就被俱乐部经理的电话call地直响。

实在受不了,捞过手机接起来:“谁?”

“我,你老板。”

“有话快说。”俞千珩掀开眼皮,微微看了眼安稳睡在身边的兔兔,压低声音。

“你自己上微博看看,你昨天下午干的什么?”

“……没干什么。”

“行,我不跟你说了,反正你这烂摊子还得我替你收拾。”

听着电话里自己姑父气得吹胡子瞪眼,俞千珩醒了一会神才起床打开微博。

想了想,搜索自己的超话。

果然,超话里全是昨天自己和苏兔子的合照——各种角度,还有他进楼时牵他手的,等电梯时偏过头说话的。

配的标题也格外劲爆:【俞神赛后擅自离队,竟然是去找EDGE队长!被拍到两人亲密合照】

俞千珩头大,第一时间考虑的不是自己,而是旁边熟睡的那只傻兔子会不会看到消息。

蠢兔子那么傻白甜,看到这样的负面新闻,会的哭吧。毕竟那晚输了比赛就崩不住了······

不过,现在第一时间要做的,是联系博主删帖子。

俱乐部终于和原博主联系上,给了“封口费”人家才答应删帖。

俞千珩俱乐部紧急发微博公关,帮忙澄清。

虽然俞千珩俱乐部处理的很好,可他和老板打的那通电话还是被苏星时听到了。

好在傻兔子并没太多想,只是觉得最近似乎是跟俞千珩走得太近了点,昨晚还睡在他房间。

毕竟两人是不同战队的竞争对手,或许真的超越了朋友界限,以后不能这样了,要避嫌。

但俞千珩却不这样想:既然被拍到了,那就大大方方承认又如何,反正自己对兔子也很有感觉,不如说出来让大家别再乱猜。

不过俱乐部是绝对不许现役队员公开出柜的,更何况俞千珩还是他们的明星队长。

微博密码被工作人员掌握着,俞千珩自己发不了。

想了想,眼眸轻抬,缓缓起身,手臂轻轻碰了碰身边的苏星时。

“醒了吗。”

“嗯,俞哥,我......”兔子睁开眼。

“你......”

“你听到了吗”|“我听到了”

两人不约而同地同时说出来。

俞千珩这下也省去了试探的麻烦,愣了一秒,随即开口安慰他:“你别担心,这件事俱乐部已经解决了。”

“嗯。”苏星时目光不知看向何处,坐起身,呆呆地点了点头。

俞千珩:“以后我们还可以经常联系吧。”

苏星时低下头,看着脚边的地毯,左手搅着衣服下摆,咬住嘴唇停了半晌,最终还是开口出声:

“以后我们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