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味书屋 > 网游竞技 > 都市的巫觋在综网 > 第七百零三章 庙外的和尚

第七百零三章 庙外的和尚

    “综网提示:你的死亡次数已经抵达训练空间相关最大安全阈值,正在传送人物离开训练场景……”

    “综网提示:在死亡的往复中,你的技艺得到了极大的磨砺,你的技能:战舞(无头式)、长柄武器精通、徒手精通获得了大量熟练度强化和额外加成。”

    易夏没有理会视网膜上刷新的提示信息。

    此时外边已是天光大亮。

    深夜残余的些许凉意,早就在初生的旭日下荡然无存。

    这是易夏迄今为止,所度过最为漫长的一夜……

    由于训练副本的相关上限所在。

    易夏的血脉强化,让他有了在里面鏖战的更为充足的资本。

    尽管,从某些方面来说,易夏并不是那样狂热地追求从技艺方面的极致突破。

    但单纯以他当下的个人体验来说,这种层次的战斗所给予的反馈是难以言喻的畅快。

    多元宇宙当然并不缺乏比他更为强大的对手,可敌人的强大与战斗体验则是两码事……

    就这方面来说,一如凡物游戏中,上单半肉战士之间的拉扯与碰撞,是其他位置的敌人所无法给予的体验。

    而六神装的ad自然不能谈及弱小,但双方之间的战斗体验则是另外一回事。

    尤其是,在战斗开局对方直接往上路一战的情况下……

    “呼……”

    易夏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在已然升温的空气中,那团浊气都似乎带着某种燎人的味道。

    即便是在人类形态之下,那股昂然升腾的战意,仍然似乎要从血肉之中冲天而起一般。

    作为就在楼下的羽人,自然第一时间感受到了这股属于易夏的躁动气息。

    它径直飞到了门口。

    易夏现在没有锁门的习惯。

    因为在凡物时期曾经所忧虑的虫豸或晦暗之类,都再也无法接近。

    那蕴藏在机体中躁动的力量,便是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大巫,您这是?”

    羽人有些疑惑地看向易夏。

    它本来以为是来了什么敌人。

    但从易夏的情况来看,似乎并非如此。

    “和一位前辈练了练,过瘾。”

    易夏舒展了一下臂展,然后站起身来。

    羽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大概能够想象出真实的画面所在。

    它可不觉得大巫所说的对练,是常人所理解的画风。

    随后,羽人便下去准备早餐了。

    于两人而言,这类用餐更像是一种仪式感。

    只是易夏在没有时间的时候就懒得弄了。

    而当下的羽人,在这方面,确实颇为“阔绰”。

    易夏对此则是随意。

    有的吃就随便吃些,没有也是无碍。

    左右只是润下嘴皮罢了……

    …………

    …………

    正当易夏悠然地喝了一口羽人买回的豆浆,刷着多元宇宙综网玩家论坛的时候。

    在据此颇为遥远的某个寺庙中,一个年轻的和尚拖着箱子走出了庙门。

    还俗鸟!

    徐鱼觉得自己现在应该欢呼一声。

    但寺庙后面大概还有一众师兄弟正望着,这样做倒也没什么失礼的地方。

    就是容易挨揍……

    寺庙在这方面管控颇为严格,大概是为了维系口碑?

    徐鱼只能说,寺庙的主持还是有些职业操守的。

    虽然就此,他和诸多师兄弟,或者说同事已然抱怨过无数次……

    终于能吃肉了!

    徐鱼泪目。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徐鱼觉得自己待的寺庙跟一家制度严谨的私企没啥区别。

    当然,是否天下寺庙都是这般,徐鱼也不清楚。

    听说还有地方,能够白天敲钟晚上唱k的。

    徐鱼只能表示,大家都玩得挺花的,也不知真实与否……

    这样的大环境下,是否还有真修,徐鱼也不了解。

    几年寺庙生涯,让他对此的态度如之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但也不能全盘将其否定,因为即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还是有些默默坚守的。

    只是相对来说,那种纯粹的清修者,已然不怎么多见了。

    佛是什么?

    如果是面对香客的盘问,徐鱼现在能引经据典说上一堆车轱辘话。

    而如果是内心的自我发问,徐鱼觉得自己应当也是迷茫的。

    经文在业务考量的原因下早已背得滚瓜烂熟。

    可自己真的懂了吗?

    徐鱼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他现在只想吃肉!

    也是这几年攒了些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