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阮回了房间才发现脚腕边上被陶瓷碎片划破的伤口,血液已经凝住,可疼痛感依旧侵袭着他大脑的神经。Omega从未受过这样的委屈,他向来想不通为何一直宠爱他的父亲在对待陆恩霆的事情上如此严厉。

没人是错的,而陆恩霆更没有错,喜欢一个人的感情怎么可能用三言两语说得清楚,只不过他恰巧喜欢的人是陆腾的儿子罢了。

温阮吸了吸鼻子,仰躺在床上对着头顶的吊灯,鼻尖忽然涌上一阵酸涩,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下来。

想见叔叔,想闻叔叔的信息素,想让叔叔抱。

明明是自己住了十几年的卧室,房间内的陈设也是十年如一日的熟悉,无论是书桌上一家五口人的合照还是床上的毛绒玩偶,都和他离开前一样。可一旦没了陆恩霆身上的Alpha信息素,一切就显得陌生起来。

过了会儿Alpha打来了视频通话,温阮一骨碌地从床上爬起来,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按下接通后屏幕中跳出了陆恩霆的脸,温阮盯着Alpha看了几秒,刚别憋回去的哭意终究没忍住,如决堤般的河水似的倾泻而下。

陆恩霆几乎是瞬间明白了温阮和温立刑“谈判”的结果,单看小孩儿崩溃的情绪,就知道并不乐观。

Alpha只好先安慰起自己的小Omega,再做了一系列保证,肯定会让温立刑松口同意两人的事才算完。

男人在温阮心中的形象高大,没人能比得上,因为无论犯了什么错,陆恩霆都能替他快速找到对应解决的方法。但其实Alpha自己都没底,毕竟对方是温立刑,不是什么项目合作方,在处理老丈人的关系时总不能拿生意场上的那套规矩用在对方身上。

他也想和温立刑面对面坐下,两人开诚布公地谈谈双方各自的看法和建议,但温立刑似乎连最基础的面谈的机会都不愿意给他,直接给他判了无期徒刑。

“叔叔……”温阮瘪着嘴,轻轻叫他。

小孩儿的情绪显而易见,陆恩霆“恩”了一声,柔声哄道:“别想那么多,任何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不是这条路就是另外一条路,明天我再上门正式拜访你爸爸。”

“那需要我做什么吗?”温阮眨了眨眼,睫毛上仍挂着点点泪珠,欲落不落的惹人垂怜,说话时带了些许鼻音,听得陆恩霆心都快化了。

男人隔着屏幕点了点小孩儿的鼻尖,道:“不需要,阮阮只要乖乖呆在家等我来接你。”

闻言,温阮露出不赞同的神色,“可是爸爸他不一定会让你进门,他听说我们瞒着他暗地里交往一年多,气得立马摔了自己当作宝贝的骨瓷杯。”

还拿着拐杖气势汹汹地准备冲出去说要替陆腾教训儿子,那架势,若是Alpha在场,估计要被他打断两条腿,唔……也有可能是三条。

不过后面这句话温阮并没有说出口,也不想对陆恩霆造成多余的困扰。

Alpha大抵没料到温立刑会有那么大的反应,上一辈之间的矛盾他鲜少能从陆腾嘴里听到些什么,唯一一次,还是多年前母亲和他将要离婚的那段时期。

陆腾和前妻的感情淡薄,由商业联姻所产生的家庭下场并不会有多好,大多等到孩子成年,要么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