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做孕检的地方是一家名气比较响的私立医院,隐私性做的很好,接待的病人也和普通医院大不相同,整体实行的是预约制。

陆恩霆有个Beta朋友在里面做专职,算是个小领导,他通了点关系把孕检提前到了今天。

温阮身上还穿着国际高中的校服,在形形色色的社会成年人士中特别显眼,尤其还是被身旁高大帅气,一看就是精英阶层的Alpha牵着手带进了产科。

小Omega别扭地抽了抽手,结果男人牵得太紧,没抽掉。

陆恩霆停下脚步,发觉小孩儿自从进了医院后情绪就不太稳定,问他:“怎么了?”

温阮抬头看了眼Alpha,另一只手扯了扯自己的校服衬衫,慢吞吞地说:“这样太奇怪了,他们…他们都在看我……”

陆恩霆似有所觉,像是知道温阮在顾忌些什么,随即他脱下了身上那件高定西装外套,披在了小Omega肩上。

“唔……”

温阮更显得格格不入,陆恩霆的西服长度都盖过了他大腿根部,看上去就跟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儿一样。

“叔叔。”Omega站在诊室前,踌躇半天。

“恩,”陆恩霆为了缓解温阮的情绪,俯下身轻轻吻了吻温阮的唇。

不带任何情欲,短暂的一触即分。

“进去后听医生的话,哪里不舒服也要说。”

医生是位男性Beta,和Alpha差不多大的年纪,笑眯眯地同温阮打招呼,又问了几句怀孕初期的情况。

坐在准备做B超床上的Omega眨巴眨巴眼睛,目光下意识地追寻陆恩霆的身影。

医学床前面的帘子拉了一半,江旭靠着桌子,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眼前神情严肃,一贯不苟言笑的陆恩霆。

似乎碍于有Omgea在场,他压低了声音,调侃道:“行啊老陆,几年没见,一回来不联系几个兄弟,独自闷声干大事了。”

陆恩霆没立即接话,冷淡地瞥了他一眼,后者倒瞬间来了兴趣,八卦地问:“那小孩儿才多大?看着好小,就算老牛吃嫩草也没像你这样吧?”

“你很闲?”陆恩霆抱着手臂,脸上面无表情,说出来的话是一点也没为自己这位老友留任何情面,“听说江伯父最近在催你结婚?”

闻言,江旭一秒收起笑脸:“别提了,他还想劝我找个Alpha或Omega,做梦呢吧,Beta连信息素都闻不到,找Alpha和Omega?痴心妄想呢?”

“叔叔……”

温阮抠着手指,不太适应医院消毒水的气味,急切的想寻求Alpha的安抚,然而他的位置听不清男人在和医生聊些什么,先是轻轻地叫了一声,可Alpha根本没回头看他。

温阮拔高了声音:“陆霆!”

Alpha扔下聊天聊到一半的好友,两步并作一步走到Omega身边,关切地询问:“阮阮怎么了?”

温阮摇摇头,又伸出手,眼眶些许湿润,大约是想让对方抱的意思。

江旭挑眉,没拆穿“陆霆”的名字,自己在一旁看得啧啧称奇,读书时期陆恩霆也是靠这张禁欲冷酷的脸吸引了无数Omega暗送秋波,可结果倒好,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