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同意这门婚事!”

偌大别墅客厅,午间的阳光穿过落地窗洋洋洒洒地照进红木地板,主座上的中年男人正襟危坐,面前的茶几上摆放着一份来自信息素管理局的婚姻指配通知书。

温阮揣着小手乖乖巧巧的坐在父亲对面,皱着一张包子脸,而他的周围,是三个Alpha哥哥和姐姐。

其实说是指配,但和强制下达的命令没有区别。

如今的社会人群被分为Alpha、beta和Omega三类,其中较为平庸的Beta占比全人类的百分之八十五,自身能力强悍,且具有领导能力的Alpha占百分之十,剩余的百分之五则是稀缺的Omega。

Omega,顾名思义就是这三类里天生体质较弱,又极其容易怀孕的存在。

所以信息素管理局会为每一位Omega公民把个人信息录入进系统,等到成年后与信息库里的适龄Alpha进行信息素契合度婚配。

高于百分之七十五便达到了契合度标准线,信息素管理局将会对双方发出提醒,后续发展由该对Alpha和Omega自主决定,而契合度一旦超过百分之九十,将直接被强制配对。

温家作为国内有权有势的Alpha世家,对于自家唯一一个Omega的存在,甚至能毫不夸张地说,温阮是实实在在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小孩儿,他自小就受到全家上上下下所有Alpha长辈的宠爱。

但今天……

整个温家被一份突然下发的婚姻指配通知书搅得天翻地覆。

温立刑脸上的怒意明显,“我是绝对不会同意把阮阮嫁到陆腾那个老狐狸家的,他儿子陆恩霆想都别想!”

长姐温毓摸了摸一声不吭,看上去像是吓傻了的弟弟,叹了口气,“爸,你拒绝能有用吗?这是信息素管理局下达的通知,除非陆恩霆自己不同意,不然作为Omega一方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

随着她最后一个话音落下,温立刑终于没忍住叹了口气,他当然知道作为Omega的家属只有被动接受的份额,可他就是气不过。

陆腾和他不对付的事,还得追溯到他们这一辈念书时期,陆腾和他共同追的Omega最后选择了和温立刑结婚生子,可惜生下温阮后没多久就因病去世。

那会儿刚满月的温阮感受不到母亲的信息素哭闹得厉害。也不清楚是不是早产的原因,他们家唯一的Omega温阮天生体弱多病,十岁前经常因为心脏的原因住院。

温阮抬头看看父亲,又看了看长姐,轻轻拉了下后者的衣袖,“毓姐,我是真的要嫁给通知书上写的那名Alpha吗?”

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温阮宛如晴天霹雳,双手下意识护在了自己未显怀的小肚子上。

他…他不能和陌生Alpha结婚啊…

呜,怎么办,肚子里还有Alpha叔叔的宝宝。

温毓似乎发现了他的异常,关心地问:“怎么了?肚子难受?”

“!!!”

温阮顿时警铃大作,坐直了身体,忙说:“没,没有!是…是我有点饿了。”

“饿了?”

温毓疑惑,他们才刚刚吃过午饭,怎么这么快就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