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在那晚得了趣,这两天老爱让温阮帮他弄出来,小孩儿在这方面并不好哄,可陆恩霆毕竟是在生意场上摸爬打滚那么多年的生意人,要说心机,温阮的那点小伎俩根本敌不过男人。

“恩一一”陆恩霆故意延长了音,问他:“现在几次了?"

“两次....."温阮说着,忽然间挺直了脊背,改口:“三次,算上今天是三次。”得到了满意的答复,了怀里的小孩儿,不带-丝情菝色的吻落在温阮的耳廓,一触即分,开始认真讲题。周五下午放学的时间比往常晚了半小时,晚自习后班主任进教室重新说了下周要交升1学意向表的事情,并要求在监护人的陪同下一起选择。温阮理书包时翻出了压在底下的升学意向表,白色的纸张变得皱巴巴的,他看了几秒,又重新塞了回去。口来接学生的私家车排起了长龙,温阮站在校门前左顾右盼,倒没第一眼看见那辆熟悉的黑色宾利,反而是看见了辆特别骚包的红色跑车,让人不注意到都难。

但温阮满心满眼地在等陆恩霆,并没有多朝那边看,直到视线里出现了陆恩霆的车,才迈开步子向那边奔去。那辆骚包的跑车跟着温阮的步子慢悠悠地开在后面,驾驶座上的男人见温阮一直没回头,按了按车喇叭。,温阮吓了一跳,回头就看见温于涟摘了墨镜抬着下巴,那双狭长的丹凤眼上挑着看他。小孩儿只好无奈地停下了脚步,犹豫了一小会儿,背着书包走回车旁,“三哥,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了?"温于涟不答反问,见小孩儿被他说得哑口无言,转而又道:‘爸让我和你于清哥回来住,今天正好有空就来接你回去。”温阮呆呆地张了嘴巴,愣了好半晌。

“这边不能停车,抓到就被贴罚单,我去前面那个路口等你。”温于涟说完就准备踩油门。过来的温阮及时叫住他:“等一下。”

“怎么?”

“三哥,你先回去。”温阮朝陆恩霆的方向瞟了一眼,对方应该在刚才看见了他,于是说:“温于涟挑眉,“陆恩霆来接你?

回想起温立刑在他出门前的嘱咐,温于涟摸了摸下巴,“他不知道你今天回家?"温阮莫名其妙:“知道啊,叔叔只是送我回去。”温于涟“噫”了一声,用单身狗独有的眼神盯着自己的弟弟,说不上来是什么心情,这种从弟弟嘴里亲口听到两人关系好,和从温立刑那里听到的转述不同。硬要形容的话,有点和“自家辛辛苦苦养了十九年的白菜被仇人家的猪拱了”这样的心境相像。许又是作为温家长辈的共同点,温于涟二话不说地开了副驾驶车门,

"???"温阮瞪圆了眼睛,

“所以你得快点上车,别让哥哥难做啊弟弟。温阮骑虎难下,想了想说:温于涟没说话,向他摆摆手,意思是知道了。年轻帅气的夸张的墨镜架在鼻梁上,留给弟弟一:车屁股的尾气小孩儿转身奔向了陆恩霆停车的位置,从拉开车门到屁股坐在椅子上,动作一气呵成。

“刚才怎么了?"就注意到了温阮的身影,他不清楚那辆红色跑车里的是谁,只看到自己小孩儿停在那辆车旁许久,潜意识里把跑车主人当成是胡乱在街,上撩高中生的不法分子。,他拿出手机翻到温于涟的对话框,准备给对方发信息。

“温阮?”陆恩霆没急着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