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说什么?”温阮装出--副不能理解的样子,视线落在对方已经打开的双层饭盒上,扯开话题,“这是什么,看起来有点好吃。”

“你知不知道你扯话题的样子明显过头了。”顾思年无所谓的把饭盒朝温阮的方向一推,语气淡淡:“不知道,反正本来也不是给我的,你想吃就拿。温阮看了看顾思年,又看了看饭盒,里精致的餐点,没忍住,从里面拿了一一个看起来就很好吃的小蛋糕,他撕开蛋糕底部的纸托,咬了一口,碎渣子掉的桌子上都是。g亮,由衷夸赞:“好吃,谁做的,你家阿姨?"顾思年笑了下,但温阮能感觉到对方是在嘲讽,“你觉得我家阿姨会给我准备这个?"温阮看了眼他的脸色,似乎猜到了什么,不再追问。然而顾思年却没有隐瞒的意思,满不在乎地说了个名字。准备伸手再拿一个的温阮动作顿住,眼下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因为答案都指向了一点,是顾望强行塞给顾思年的。顾思年看出了他的心理活动,说:“放心,没下毒,你想吃就拿。”

顾望就是顾家私生子,传言里比顾思年更受顾父喜爱的“私生子”。温阮不清楚短短几年里发生了什么,至少在他的印象里,顾思年闭口不谈家里的任何事,但听说那个私生子后来分化成了Alpha"''

"''总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信息,一时又记不起来,只好作罢。陪过了短短两天易感期的温阮有了新的烦恼。陆恩霆估计是得了空,最近老抓他去书房。温阮写完作业,陆恩霆就要逮着他在怀里欺负一番,小孩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黑发,白皙的脸上泛起-抹胭脂般的红润,衬衫下摆也在不知不觉中被掀到了胸前,红着眼睛控诉地瞪着眼前正在作乱的Alpha。然而当事人陆恩霆一脸正经地翻着试卷和作业本一门门学科的检查,其实起初温阮倒没有多抗拒,但随着次数和时间的增长,男人劣根的本性在他面前暴露无遗。如果让温阮来形容,陆恩霆有时候像是一位非常好的家庭教师,他有耐心,脾气好,不厌其烦地一遍遍教温阮做题,但现在,温阮无比确定他是在以公谋私,故意找茬。坐在阮脚尖甚至接触不到地面,被身形高大的男人圈在怀里,陆恩霆面上装的一本正经,手却顺着怀里人的腰线往上抚摸,催促:温阮拿笔的手都在微微颤抖,屁股底”下的东西既嚣张,又存在感十足,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考解题思路,落笔的字歪歪扭扭能解得出来才怪!儿在心里把男人骂了个遍,可面,上仍旧一副委屈不敢说的样子。陆恩霆就喜欢温阮这小模样,小孩儿完完全全长在了他喜欢的点上。撒娇也好,发脾气也罢,信息素契合度只是一种把两人绑在一起的因素,可即便是没有,陆恩霆也会爱上温阮。露,但不可否认在某种程度,上自己被小孩儿拿捏得满满。单单从“性”上来说,温阮轻易就能撩起他内心的欲望。陆恩霆握住温阮拿笔的手,嘴唇贴着小孩儿的耳际厮磨,衔住圆润白皙的耳垂吮,低低叹息:

“呜....."温阮身体紧绷,原本清澈的眼眸底下蓄满了泪,眼泪汪汪的,呜呜咽咽恳求,“叔叔.....我不会,不写了好不好?"

男人恶劣地收紧圈住对方的手臂,小屁股被迫贴着大家伙。

“那明天作业怎么办?阮阮不是还要交?"阮咬着唇,妥协地说:“叔叔教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