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梵清惠的悸动

    ……

    萧皇后微微一笑,道:“陛下,我的意思是,陛下可以尝试和宋阀联姻!”

    杨广道:“朕膝下只有两女,南阳已经嫁给了宇文士及,还有一个玉儿,倒是也到了出嫁的年纪。”

    “只是,玉儿性子执拗,她肯吗?”

    萧皇后笑道:“陛下放心,以玉儿的姿容,肯定没有问题。”

    “臣妾听说那宋师道,也是谦谦君子。”

    “只是单恋那高丽国傅采林的徒弟罗刹女傅君婥。”

    “男人嘛,喜欢女人很正常,只要他见过了咱们玉儿,定然便会忘记那什么罗刹女。”

    杨广微微颔首,道:“玉儿这丫头,这些年被朕惯坏了。”

    “她现在又去哪儿疯玩去了,还在不在洛阳?”

    萧皇后笑道:“刚巧,玉儿昨天才回到洛阳,专门来向我请安。”

    杨广道:“好啊,这个玉儿回了洛阳,竟然不找朕这个父皇请安,只去见你这个母后。”

    萧皇后笑道:“陛下这个当爹的,还和自家女儿一般见识不成。”

    杨广闻言,摇头失笑,朝着远处喊道:“来人,去把玉阳公主给朕叫来。”

    不远处,有人影闪动。

    显然,是有内侍去宣旨了。

    ……

    大唐,帝踏峰。

    慈航静斋,后花园之中。

    宁道奇正在翻阅着梵清惠刚刚送来的《慈航剑典》。

    宁道奇看的入迷,不时的发出几声赞叹。

    “妙啊,真是妙啊。”

    “梵斋主,贵派创派祖师地尼,真是一代人杰。”

    “这《慈航剑典》果真是天下奇书。”

    宁道奇一边夸赞,一边爱不释手。

    他觉得,这一趟来慈航静斋着实是来对了。

    和梵清惠的交易,他算是赚大了。

    梵清惠坐在一旁,淡淡一笑。

    《慈航剑典》乃是她慈航静斋的镇斋之宝。

    也就是宁道奇来借阅,她才肯给看。

    若是旁人,想借阅《慈航剑典》那是门儿也没有。

    毕竟,这可是慈航静斋的镇斋之宝。

    这时,天空之中金光再闪。

    只见那天道无双榜上出现了新的人物。

    “宋缺……”

    梵清惠看到这个名字的同时,眼中闪过了一抹追忆。

    宋缺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有人在她的耳边提起过了。

    往昔的那一幕幕,顿时间又浮现在了她的眼前。

    当年的宋缺,高大伟岸,拥有着男人身上最优质的那些东西。

    能够满足少女的一切美好幻想。

    她也忍不住陷入了宋缺的温柔乡之中。

    可惜。

    师姐碧秀心被石之轩所惑,最后不得不以身饲魔。

    本来,慈航静斋斋主的位子还落不到的她的身上。

    她的肩膀上也没有那么重的压力。

    可是,随着师姐碧秀心的离去。

    她便只能成为慈航静斋下一代斋主的唯一继承人。

    她没有办法。

    在宋缺和慈航静斋之间,她只能做出一个选择。

    在经过了无数次的挣扎,反复之后。

    她只能是选择了慈航静斋。

    因为,慈航静斋是养育她的地方。

    这里,有着她的亲人、师长。

    这里,有着她人生的大部分。

    她无法放下静斋。

    所以,她只能放下宋缺。

    从她选择放下宋缺的那日起,就注定了,她和宋缺永远不可能再走到一起。

    而宋缺也亦一样。

    他是岭南宋阀的继承人。

    他不可能抛家舍业,跟自己一个人去不管不顾,去浪迹天涯。

    那是他们两个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他们都有各自不能放下的东西。

    于是,他们只能选择分道扬镳。

    这么多年过去了。

    往事似乎还历历在目。

    每每夜深人静之时,她还是忍不住回想起过往的那些美好时光。

    可惜。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这或许就是天意吧。

    梵清惠木愣愣的看着天穹之中宋缺的名字。

    一时间,有些痴了。

    ……

    岭南,宋阀。

    一座宅院之中。

    树木幽林,还有那刀气纵横。

    一脸霸气,一身锦袍的宋缺,正在磨刀。

    事实上,这里是他的磨刀堂。

    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