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一切都来不及了!

    灭绝师太看到独孤一鹤之后,眼中闪过一抹异样。

    年轻的时候。

    独孤一鹤是他们这一代峨眉弟子当中的榜样。

    就连孤鸿子师兄也自愧不如。

    可是。

    那年。

    师父被青衣楼的杀手暗杀。

    孤鸿子师兄也被青衣楼的杀手重伤,最后不治身亡。

    当时,最被师父器重的师兄独孤一鹤却是恰巧不在峨眉山。

    当时,灭绝师太并不觉得有什么。

    但是,如今。

    她知道了独孤一鹤和青衣楼总瓢把子霍休的关系。

    这其中是否还有内情。

    灭绝师太看向独孤一鹤,缓缓说道:“二十五年前的那天夜里,你到底去了哪里?”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会有杀手前来峨眉山刺杀师父!”

    独孤一鹤淡淡说道:“师妹,你什么意思?”

    “你的意思是,我雇了青衣楼的杀手,来刺杀师父,暗算孤鸿子师弟。”

    “就是为了峨眉掌门之位,对吗?”

    灭绝师太寒声道:“难道不是吗?”

    “如果不是,为什么那天,你恰好就不在峨眉。”

    “平日里,和师父相处时间最久的人便是你。”

    “也只有你最清楚师父的起居习惯。”

    “如果没有人给青衣楼通风报信,他们的杀手,是如何精准的知道师父所在的位置。”

    “说,到底是不是你!”

    说到这里的时候。

    灭绝师太的声音都显得十分沙哑。

    她很不希望得到她不想得到的答案。

    但是,如果真的是独孤一鹤。

    她也不会心慈手软。

    独孤一鹤听到灭绝师太的话,反倒是说道:“师妹,你是在逼问我吗?”

    灭绝师太道:“独孤一鹤,我现在是以峨眉派掌门的身份来问你!”

    独孤一鹤听到这话,不禁大声笑了起来。

    “可笑,真是可笑!”

    “峨眉掌门?”

    “这个位子本来就是我的!”

    “如果不是我主动让给你,你觉得你能坐上这个位子?”

    “现在,你反倒是用掌门之位来压我?”

    “好,你好的很!”

    灭绝师太道:“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

    独孤一鹤寒声道:“答案对于你来说,还重要吗?”

    “在你的心里,早已经把我当成了欺师灭祖的峨眉叛徒!”

    “呵呵。”

    “灭绝,我还真是没看错你。”

    “没错,我是和霍休有关系。”

    “但,我还没丧心病狂到联合青衣楼的杀手暗算师父师弟的地步。”

    “这笔账,我一定会找霍休算清楚!”

    “我现在就下山,去找霍休!”

    “不把霍休的脑袋带回来,我独孤一鹤不会再回峨眉!”

    话音一落。

    只见独孤一鹤大步流星的离开。

    灭绝师太看着独孤一鹤远去的背影,眼中依旧闪过怀疑。

    谁知道独孤一鹤说的话是真是假。

    为师父、师兄报仇。

    岂能让独孤一鹤去?

    灭绝师太当即离去,她要召集峨眉弟子,去找霍休报仇!

    ……

    大隋,洛阳城外。

    官道之上。

    楚留香、苏蓉蓉和段誉骑着高头大马。

    一边赶路,一边看着那天道无双榜上的名字。

    楚留香在接连看到霍休和独孤一鹤之后。

    一脸无奈,道:“这个霍休,骗的我好惨!”

    “这下,他可要遭殃了。”

    苏蓉蓉道:“那我们是不是掉头,去大明?”

    楚留香摇头,道:“天道无双榜一出,江湖诸多隐秘的人和事都给抖露了出来。”

    “这大宋江湖要乱,大明也要乱。”

    “热闹太多,看不过来。”

    “还是去大宋好了。”

    段誉仰望天穹,道:“也不知道下一位是谁?”

    就在段誉话音刚落之时。

    只见天道无双榜,金光再闪。

    【无双榜第四十三名——田言。】

    【身份:农家烈山堂大小姐,有“农家第一智囊”、“女管仲”的美誉。外表美丽端庄,性格沉稳聪慧、料事如神。】

    【真实身份为大秦皇朝中车府令赵高手下“罗网”组织中的顶尖杀手惊鲵,隶属“越王八剑”,位列天级一等。】

    【田言的武功高强,剑法高超,内力深厚,隐藏气息的方